王泉媛的五个丈夫

来源:热文品读 时间:2018-05-12 14:47:01 阅读:

王泉媛的五个丈夫篇一:王首道与王泉媛的凄美爱情


王首道与王泉媛的凄美爱情
  晚年王首道
  晚年王泉媛
  两天夫妻 半世隔离
  
  有人这样形容今年已经94岁的王泉媛:一生坎坷,两袖清风,三过草地,四爬雪山,五次婚姻,六个孤儿,七次遇难,八陷暗算,九死一生。
  1930年春,江西吉安敖城农民暴动成功,年仅16岁的王泉媛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很快参加了革命。
  1935年元月,王泉媛跟随中国工农红军抵达贵州遵义。一进遵义,她便从干部休养连调到地方工作部。白天,她同蔡畅、金维映和刚从保卫局调来的王首道一起,向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发动群众打土豪,分浮财。到了晚上,王泉媛却辗转难眠,她在想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王首道。
  到遵义的第七天,大家接到命令,部队将于第二天离开遵义。这天晚饭后,蔡畅她们把王泉媛带到王首道住的院子里,蔡畅对王首道说:“我们把王泉媛同志送来了。我们把泉媛交给你,你可要待她好点哟!”说完,蔡畅三人就起身关门走了出去。
  当屋里只剩下两个人时,王首道伸出了手。王泉媛分明感到自己脸热心跳。王首道身上有种特别的魅力一直吸引着她,以致此前总卫生部某领导再三向她求婚,都被她拒绝了。王泉媛将手放在了王首道的手掌心里,感觉出那双手是那样滚烫。她呢喃着:“首道,我爱你,很早以前就爱。”“我也是。”王首道很激动。
  王首道从挎包里掏出一截红绸包着的东西送给她,王泉媛接过,见是一把3号小手枪和8粒子弹,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愧疚地说:“首道,按照我们家乡的风俗,我现在该送你一双我亲手纳的千层底布鞋。只要你穿上它,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回到我身边。可是我现在做不出来。”
  王首道安慰她说:“你的心我领了,即使不穿你为我做的鞋,我走出多远也会回到你的身边。”
  1935年6月26日,当王泉媛随卫生部刚到两河口驻地,王首道便派通讯员送信给她,要她晚上到他住的木楼去。夜晚,她急切地奔到木楼门口,王首道看到了王泉媛,过去一把就将她抱在了怀里。天亮时,王首道便送她回卫生部驻地。没想到,这一面几乎成了他们的诀别!
  1937年3月,西路军在河西走廊与军阀马家军经过四十多天血战后,损失惨重,西路军总指挥部、九军、三十军和由王泉媛任团长的妇女独立团被围。最终,王泉媛被马匪捉去。历经周折,王泉媛逃了出去,一路乞讨寻找部队。
  1939年3月的一天,王泉媛手拄拐杖,终于来到兰州“第十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她轻轻地敲开了“办事处接待室”的门。那个在长征路上几次向王泉媛求婚都遭到拒绝的人冷漠地接待了她。他说:“你们走了三年了,说回来就回来,没那么容易。”语气很生硬,也很坚决。
  1939年夏,她第二次找“八办”时,“八办”没有了,从西路军一同逃出来的姐妹告诉她,说有人说,王泉媛在“八办”发了誓不再当红军,并在“八办”留了封信给王首道,说她永远也不想再见他了。王泉媛心中感到一阵悲哀,绝望之际,她只好回到了江西泰和老家。途中,为了活命,她不得不与一个叫万玲的男人结婚。这个男人曾答应把她护送回家,可是他却在中途跑了,又找了别的女人。
  1942年7月,当王泉媛衣衫褴褛、腿脚溃烂地回到老家时,家里人都不敢与她相认。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当地人都不知道她曾经是红军的女团长。后来,王泉媛嫁给了一个叫刘高华的革命烈士后代,下地种田,自食其力。
  1982年夏季的一天,王泉媛来到北京,这一次,她是来请康克清大姐作证,她要求恢复自己的党籍。顺道,她也想来看看“他”。
  在中国妇女联合会,王首道和她见面了。“泉媛同志,你好吗?”王首道上前伸出了手。王泉媛迎过来,紧紧握住了曾经是她丈夫和战友的男人的双手,心里翻腾起酸甜苦辣,眼泪一下就蒙住了视线。快半个世纪了,没想到还能见一面!仅这一面,她盼了足足45年啊!
  王首道从许多老战友那里已听说了王泉媛的遭遇,心中潮涌浪翻,才问了一个“好”字,便什么也说不下去了。
  她盼望能见到他,她心里一直存着一个疑问,这疑问自从她被兰州“八办”拒绝后,就像铁钉一样钉在了她的心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王泉媛再也忍不住了,说:“有人说我在"八办’给你留了封信。”
  王首道吃了一惊:“我不知道这封信的事,我在延安等了你三年,见你没有回来,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他捂住脸说不下去了,眼泪从他的手缝里渗了出来。
  这一次会面是短暂的,但了却了王泉媛半个世纪的心愿。
  1994年,王泉媛到北京,她再一次见到了病中的王首道。为了这次相会,他交待工作人员不许外人在场。
  两人又相见了,一股幸福感涌上王泉媛的心头。相互问候了一遍后,王泉媛从随身携带的布包里取出一双手工做的千层底黑布鞋。郑重地把它交到了王首道手上。王首道双手颤抖着接过布鞋,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
  据《现代家庭报》吕直/文

王泉媛的五个丈夫篇二:[转载]红军西路军女团长王泉媛的前夫是谁?


她是红军西路军女团长,被俘后做妾惨遭辱,五十年后才得见前夫
A+
A-
2017-05-18 17:54:09小邦哥关注
王泉媛,早期的革命女战士,曾参加过长征,在长征的路上,王泉媛与王首道结成革命夫妻,不过两人只过了两天夫妻生活,后来王泉媛进入红四方面军,担任红军西路军团长,开始了艰苦的革命工作。
红军西路军在革命史上著名的军队,由工农红军中人员组建而成,在历史上留下了悲壮的篇章,而王泉媛时任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团长,据后来她回忆说:“当时两万多人的西路军,最后只剩四千多人,而且很多还是伤病员,部队突围时,每位战士只分到五发子弹和两颗手榴弹。”
王泉媛率领一支不足千人的小分队,为大部队做掩护,他和许多女战士进入梨园口阵地,不料被敌人所俘虏,女战士被俘虏后,做受到的苦难都会比男战士更多,王泉媛和她的部队,都被分赏给了各级军官做妻妾,有的女红军被转卖多次,受到巨大折辱。
被俘虏的女红军战士,有许多被残忍杀害,也有的被迫自杀,但王泉媛并没有死,她后来回忆说:“我没被打死,存一刻就抗一刻,没被打死就想点办法,能走得脱就走脱。” 王泉媛是1936年被俘虏的,直到1939年,她终于找了个机会,逃了出来。
逃出虎口的王泉媛,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来到兰州办事处,但组织却不能再要她了,因为西路军当时全军覆没,曾经对这支军队被俘虏人员有规定:一年归来收留,两年归来要审查,三年归来则不留。
“最终办事处给了我五块大洋,让我回家去。”晚年的王泉媛这样回忆说道,虽然内心感到悲苦万分,却也没办法,她带着五块大洋,又沿着当年长征走过的路,一边走一边乞讨,终于回到了江西老家,这时正值抗日战争期间,王泉媛便隐姓埋名,在家乡开了个饭店维生。
在家乡隐姓埋名期间,王泉媛也曾试图多次联系组织,但均未果,但她数十年来从未放弃。直到1949年秋,全国都已解放,王泉媛上北京找到了康克清同志,康克清是朱德元帅的夫人,当年在长征路上,王泉媛与王首道结婚,就是她撮合的,可惜两人只过了两天夫妻生活。
了解过王泉媛的情况后,康克清向组织保证:“王泉媛同志我了解,这么好的同志该让她出来工作。”在康克清的证明下,王泉媛终于恢复了老红军的身份,得知这一切结果后,她掩面大哭不止,整整十年啊!
后来王泉媛担任禾市敬老院院长,直到1982年,王泉媛又见到了自己的前夫王首道,当时对方已经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了,王泉媛见到当年的丈夫,虽然只有短短两天的夫妻时光,但她眼泪“哗哗”流个不停,嘴里念叨着:“总算见到了,总算见到了……”跟着王首道挽起王泉媛的胳膊,两人照了张相,这是两人一辈子唯一的一张合影。
2009年4月5日,王泉媛在江西省泰和县医院去世,享年96岁,从此结束了她饱经风霜的一生。王泉媛作为忠诚的老红军女战士,她在革命中的功劳不会被后人忘记,她为革命所付出的一切也不会被后人忘记。

王泉媛的五个丈夫篇三:红军女团长王泉媛与王首道的凄美爱情


红军女团长王泉媛与王首道的凄美爱情  
2014-04-24 13:29:16|  分类:
中国军事名人
|举报
|字号 订阅
           王泉媛(1913—2009),女,江西省吉安县人,1930年3月参加革命,先后担任吉安县少共区委妇女部长、湘赣省妇女主席团副主席等职,1934年入党,参加长征,在干部休养连担任战士,1935年与王首道结婚;后被编入红四方面军;1935年任四川省委妇女部长;1936年10月被任命为由女战士组成的红军西路军妇女抗日先锋团团长;西路军失利后被俘,饱受严刑凌辱,脱险后与党失去联系,沿途乞讨回乡,自食其力;解放后先后当过生产队长、妇联主任、敬老院院长、江西省政协委员;被国家确认应享受老红军战士待遇时,已76岁高龄。
      王首道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新中国交通运输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委员,第八、九、十、十一届中央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
       1937年,西路军在河西走廊与马家军经过40多天的血战后,损失惨重。西路军总指挥部、九军、三十军和妇女先锋团被围。据时任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团长的王泉媛回忆:“2万多人的西路军,只剩下不足5000人,伤病员又多。整个部队打得都没有子弹、炮弹”。图为西路军女团长王泉媛晚年照片。
 在部队的突围时,每人只得到5发子弹、2颗手榴弹的补充。王泉媛率这支不足1000人的妇女独立团进入梨园口阵地,为大部队掩护,不幸被俘。图为西路军女团长王泉媛晚年照片
 妇女独立团的女战士被俘后,遭受的苦难最为深重。被俘的女红军被马步芳、马步青作为战利品赏赐给各级军官做妻妾。有的被转卖多次,有的被迫自杀,有的惨遭杀害。王泉媛被工兵团团长马进昌看中,挑回家当了小老婆,但她心里想的是“我没死,没打死,存一刻就抗一刻,打死了就没办法。我就想点办法,走得脱就走”。图为西路军女团长王泉媛晚年照片。
 1939年3月,马进昌的部队换防,王泉媛借机逃出虎口,奔向兰州。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可是迎接她的是当头一盆冷水,浇得人冰凉:组织上不要。因为当时对西路军被俘人员的规定是:一年归来收留,两年归来审查,三年归来不留。图为参加长征的女红军刘英(左二)、王泉媛(左四)、谢飞(右三)、邓六金(右一)。
 王泉媛说:“八路军办事处给了我五块大洋。这时候,是我最痛苦的时候。敌人打我,我没有哭。历经艰难逃回来得不到党组织的信任,我痛苦至极。就是说,西路军失利我没有掉泪,可这回得不到党组织的信任让我掉了泪。”拿着五块大洋,王泉媛又沿着当年长征走过的路,靠乞讨回到了家乡江西,从此隐姓埋名。图为西路军女团长王泉媛晚年照片。
  一直到了80年代,王泉媛从江西来到北京,在康克清的作证下,才恢复党籍和老红军的身份。而在长征路上,王泉媛曾在蔡畅等人的撮合下,与王首道有过两天的婚姻。王泉媛说:“ 新婚之夜,王首道送我一把三号小手枪和八粒子弹。按照我们家乡的风俗,我该送他一双亲手纳的千层底布鞋。但是,长征中哪有时间和材料做呀,只好欠着了。”图为西路军女团长王泉媛晚年照片。
 1982年,已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王首道马上要来看他,王泉媛听到这个消息,眼泪立即“哗哗”地流个不停,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总算见到了,总算见到了……”1995年,王泉媛再次到北京时,又见到了病中的王首道。王泉媛带来了一双亲手做的千层底黑布鞋。王首道双手颤抖着接过布鞋,老泪纵横,说:“你没有忘记遵义时的诺言!”随后,王首道挽起王泉媛的胳膊,两位老人留下了他们有生以来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影。图为50年后,王泉媛再见王首道时的合影。
                王泉媛与王首道的凄美爱情故事
王泉媛,江西泰和县人,是30位从江西参加长征的女红军之一。后任西路军妇女独立团团长。其经历可用九个数字概括她的一生:一生坎坷,两袖清风,三过草地,四爬雪山,五次婚姻,六个孤儿,七次遇难,八陷暗算,九死一生。
     1930年春,江西吉安敖城农民暴动成功,年仅16岁的王泉媛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很快参加了革命。
  1935年元月,王泉媛跟随中国工农红军抵达贵州遵义。一进遵义,她便从干部休养连调到地方工作部。白天,她同蔡畅、金维映和刚从保卫局调来的王首道一起,向群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发动群众打土豪,分浮财。到了晚上,王泉媛却辗转难眠,她在想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王首道。
  到遵义的第七天,大家接到命令,部队将于第二天离开遵义。这天晚饭后,蔡畅她们把王泉媛带到王首道住的院子里,蔡畅对王首道说:“我们把王泉媛同志送来了。我们把泉媛交给你,你可要待她好点哟!”说完,蔡畅三人就起身关门走了出去。
  当屋里只剩下两个人时,王首道伸出了手。王泉媛分明感到自己脸热心跳。王首道身上有种特别的魅力一直吸引着她,以致此前总卫生部某领导再三向她求婚,都被她拒绝了。王泉媛将手放在了王首道的手掌心里,感觉出那双手是那样滚烫。她呢喃着:“首道,我爱你,很早以前就爱。”“我也是。”王首道很激动。
  王首道从挎包里掏出一截红绸包着的东西送给她,王泉媛接过,见是一把3号小手枪和8粒子弹,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愧疚地说:“首道,按照我们家乡的风俗,我现在该送你一双我亲手纳的千层底布鞋。只要你穿上它,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回到我身边。可是我现在做不出来。”
  王首道安慰她说:“你的心我领了,即使不穿你为我做的鞋,我走出多远也会回到你的身边。”
 
  1935年6月26日,当王泉媛随卫生部刚到两河口驻地,王首道便派通讯员送信给她,要她晚上到他住的木楼去。夜晚,她急切地奔到木楼门口,王首道看到了王泉媛,过去一把就将她抱在了怀里。天亮时,王首道便送她回卫生部驻地。没想到,这一面几乎成了他们的诀别!
  1937年3月,西路军在河西走廊与军阀马家军经过四十多天血战后,损失惨重,西路军总指挥部、九军、三十军和由王泉媛任团长的妇女独立团被围。最终,王泉媛被马匪捉去。历经周折,王泉媛逃了出去,一路乞讨寻找部队。
  1939年3月的一天,王泉媛手拄拐杖,终于来到兰州“第十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她轻轻地敲开了“办事处接待室”的门。那个在长征路上几次向王泉媛求婚都遭到拒绝的人冷漠地接待了她。他说:“你们走了三年了,说回来就回来,没那么容易。”语气很生硬,也很坚决。
  1939年夏,她第二次找“八办”时,“八办”没有了,从西路军一同逃出来的姐妹告诉她,说有人说,王泉媛在“八办”发了誓不再当红军,并在“八办”留了封信给王首道,说她永远也不想再见他了。王泉媛心中感到一阵悲哀,绝望之际,她只好回到了江西泰和老家。途中,为了活命,她不得不与一个叫万玲的男人结婚。这个男人曾答应把她护送回家,可是他却在中途跑了,又找了别的女人。
  1942年7月,当王泉媛衣衫褴褛、腿脚溃烂地回到老家时,家里人都不敢与她相认。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当地人都不知道她曾经是红军的女团长。后来,王泉媛嫁给了一个叫刘高华的革命烈士后代,下地种田,自食其力……
  1982年夏季的一天,王泉媛来到北京,这一次,她是来请康克清大姐作证,她要求恢复自己的党籍,顺道,她也想来看看“他”。
 
  在中国妇女联合会,王首道和她见面了。“泉媛同志,你好吗?”王首道上前伸出了手。王泉媛迎过来,紧紧握住了曾经是她丈夫和战友的男人的双手,心里翻腾起酸甜苦辣,眼泪一下就蒙住了视线。快半个世纪了,没想到还能见一面!仅这一面,她盼了足足45年啊!
  王首道从许多老战友那里已听说了王泉媛的遭遇,心中潮涌浪翻,才问了一个“好”字,便什么也说不下去了。
  她盼望能见到他,她心里一直存着一个疑问,这疑问自从她被兰州“八办”拒绝后,就像铁钉一样钉在了她的心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王泉媛再也忍不住了,说:“有人说我在‘八办’给你留了封信。”
  王首道吃了一惊:“我不知道这封信的事,我在延安等了你三年,见你没有回来,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他捂住脸说不下去了,眼泪从他的手缝里渗了出来。
  这一次会面是短暂的,但了却了王泉媛半个世纪的心愿。
  1994年,王泉媛到北京,她再一次见到了病中的王首道——为了这次相会,他交待工作人员不许外人在场。
  两人又相见了,一股幸福感涌上王泉媛的心头。相互问候了一遍后,王泉媛从随身携带的布包里取出一双手工做的千层底黑布鞋。郑重地把它交到了王首道手上,王首道双手颤抖着接过布鞋,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
  时间老人是有情的。在岁月的最后时刻,总算让王泉嫒为他俩的婚姻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是错爱?是凄美?是传奇?他俩知道……
 

推荐访问:伍修权与王泉媛
扩展阅读文章
热门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