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生书法价格

来源:热文品读 时间:2018-05-12 14:47:06 阅读:

一:[康生书法价格]康生的书法》



       人们论书,总爱“书”“人”兼论,“字”“品”互校。其实,远的如蔡京、严嵩、秦桧,近的如郑孝胥、康生,都有人品致下,书品致高的现象。一种成熟、自信的文明似乎完全不必因人废字,比如严嵩题写的“六必居”至今仍然在大栅栏那儿挂着,对于康生的书法,也大可不必处处遮盖斧凿之。倒是康生小楷撰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扇面,如今不知藏在哪里?我想,这件东西,要是收在国家博物馆里,必是件深镌着上世纪下半叶中国莫测政治历史的巨藏! 
 
 康生的書法
 
        在网上看到一件材料,说云南“石林”那两个字原来是康生写的,后来被凿去了。        三十多年前我在云南当兵的时候,部队驻地正在昆明市与路南石林之间。因为是个训练部队,每拨学员毕业的时候,总要去那儿玩一趟,所以那些年没少往石林跑。不过当时真的没有注意那两个字的落款。今天“石林”的字是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的款,找到以前的照片,尽管模糊,字体肯定变化不大,但是刻字的位置变了没有?我没有确证,又希望求真务实,于是只好把照片贴上来,求云南的朋友们考证了。顺便的,“研究”了一下有关康生的书法。因有此文。       1980年10月的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上公布了已故康生的罪行,决定开除其党籍,并撤销其《悼词》。是故,如果“石林”的两个字有变,该是1981年以后的事了。                  (一)    康生是中共最著名的书法家,其字在当代书法家里独树一帜,这大概是没有什么争议的。    今天容易读到的康生的字在三联2002版的《田家英与小莽苍苍斋》里面,书中收有康生赠田家英的一部补书《醒世恒言》,因为该书缺佚七十余处3670字,该书第一册的卷尾,康生用习见的“康体”补了118字,因为和原书的木刻仿宋字不匹配,从卷三起,他以笔代刀,几千个小楷字从头至尾无一懈怠地写了一遍。他在卷四前的梓页做了如下表述:“此卷缺二页,故按《世界文库》本补之,初次仿写宋体木刻字,不成样子,为补书只得如此。”据说这是康生在建国之初泡病号的几年中,值得留下的东西。    今天偶尔能够看到康生书法时常是拍卖会上;还有上世纪60年代荣宝斋出版的《宝晋斋法帖》封面上的五字狂草;一本号称“天下小楷第一”的《曹娥碑墨迹》也是由康生题签。“曹娥碑墨迹”五个字不再是狂草,而是带有隶书特点的楷书,写得笔墨沉着,即一般所谓的“康体”。《田家英与小莽苍苍斋》书中还可以看到一幅他写给田的对联“高处何如低处好,下来还比上来难”。此外,1961年,中央重提双百方针,《人民日报》创学术版,报头“学术”二字即由康生题写;郭沫若故居原来在当眼处所摆巨幅书作《黔之驴》,也是康的手笔,不过在郭居开放时已撤去;当年《文物》、《考古》和《中國古代音乐史料概览》的題字也是康生的手笔,不过前二者現行的刊名又是换成郭沫若的字了。尽管康生对郭老的学术很支持,却对郭老的书法有点不敢恭维的味道。据说(真实的),又一次与人讨论书法,郭老的字自然不是等闲之辈所可以信口雌黄的,红日中天,没有不说好的。可是等到康生评论,他居然说“我用脚丫子夹根树枝写的字也比他(郭沫若)用手写的强百倍。”原话是否如此,不甚可考。但是,就这故事本身,可见康生为人的高傲,以这样傲视群雄的姿态处事,不能不开罪很多人啊——这是后话了。    传说中的“康字”还有一幅他送给刘少奇的十四折扇面,两指间宽,康生用蝇头小楷誊抄了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篇文章!                   (二)       所谓“康体”,其实是章草韵味十足的笔墨。    章草是汉魏之间出现的一种书体,它在西汉时已出现,至东汉趋于纯熟。至西晋,章草已开始向今草演化;至唐,章草几于绝迹:历数百年至元代以后,才又复兴章草,风格已大异于古人。北宋黄伯思在《东观余论》中总结说“章草惟汉魏西晋人最妙,至逸少变索靖法,稍以华胜,世传书诸葛武侯对蜀昭烈语及豹奴等章帖,皆逸少书也。” “逸少”是王羲之的字,作为“书圣”,他奠定了今天中国书体的大模样,而此前的书体,则越来越具有收藏、鉴赏和研究的价值,这或许就是前些年故宫博物馆花大价钱收购“索靖”书法的原因。    搁半个世纪以前,写章草的书家似不很多,人民币上的“中国人民银行”六个字算是一例,不过竟稀罕到有人去考证它的作者是谁的地步。近些年在书法展览中已经越来越多地看到一些“章草”作品,这恐怕与书家在“复古”中追求变化与创新有些关系。今人论,草书的最初阶段是草隶,当时是为了“趋急速”便将隶书写得简易些,这可以从近年来出土的不少楚、汉简牍中看到摸样。到了东汉,草隶进一步发展,形成了章草。所谓章草,也就是笔画带隶书波磔的草书。章草的波磔一方面是受隶书波磔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美观、规范化,汉末随着魏晋玄学的兴起,人们审美趣味发生变化,隶书因过度程式化已丧失活力,所以章草也不可避免地向今草转化。     介绍康生的书法,王力是有资格的。王在文革中很是“红”了一把,后来却又被江青打做“小爬虫”。68年初,北京满大街的标语“打倒‘变色龙’杨(成武  时任代总长)、余(立金  时任空军政委)、付(崇碧  时任卫戍区司令)与‘小爬虫’王(力  均为中央文革成员,下同)、关(锋)、戚(本禹)”,在那以前,王力一直在中央作为“秀才”,与康生多有过从。王前些年在香港出过一本回忆录,其中说到堂奥上各位领导人的书法:“康生的条件又是别人比不了的。他家从明清时就是大地主,家里有很多文物,他们从小就有临写真本真迹的条件。他参加革命后在上海做地下工作,公开的职业是开艺术照相馆,标价死贵,鬼也不上门。除做地下工作之外,他就闭门写字。他在第三国际当执行委员时,闲暇时也是写字。他写字写了一辈子。在延安时他骑快马摔了一跤,损伤了脑神经。解放后,脑病发作,就觉得四周都是哗啦啦的延河水。苏联专家给他治病的同时,他用顽强的毅力用蝇头小楷抄写西厢记,以集中精神有利于治病。一字一句,一连写了十几本,居然就治好了脑病。”书里还记载了最早的人大常委副委员长陈叔通的说法,当代中国有四大书家,康生、郭沫若、齐燕铭和沈尹默。“按陈叔通的说法,真草隶篆,康生都精通,而且能左右开弓。尤擅章草,精通篆刻。陈叔通家中就有康生书的真草隶篆的四幅屏。”                  (三)    关于康生其人的政治德行已有定论。有关他在收藏中的德行却似乎其说不一。    前几年,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报刊都有文章说到康生利用文革,霸占和盗窃文物的故事。今版的《康生传》(美  约翰·拜伦、罗伯特·帕克合著 社科院出版社出版)载:    “康生并非任意地盗窃珍宝,他有识别力,也有办法。他控制着文物局仓库,被没收的珍品就存放在那里,当红卫兵计划抢劫某个著名鉴赏家的家时,他安置在那里的代理人就会通知他,无论何时新到一批古玩珍藏,代理人都要告诉他。康生会要几份草拟的没收物品的存货清单,亲自检视掠夺物,选择他所要的东西。有时候他亲自发起对著名收藏家的家庭袭击,指示他的副手组织红卫兵去掠夺特定的居民。    康生访问文物局仓库的记录往往由敏感的工作人员和管理员保存和归档。这些记录显示,从1968年到1972年,康生以这种方式偷窃了北京文化菁英中96人的图书和收藏。他为自己搜集了12080卷善本书——比其他任何激进派领导人都要多,占移交的善本书总数的34%,古玩1102件,占移交总数的20%。只有林彪盗用的古玩比康生多。    除了当场盗窃之外,康生在购买文物时进行了充分的讨价还价。一幅价值数千美元的宋代绘画,他用10美分买下。他为价值超过86000元的绘画支付了2364元,为价值74000元的古玩只支付了250元。康生“购买的文物”价值总数只有8万美元左右,但是那时中国与国际市场相隔绝,所以估计的中国艺术品价值总额远低于其真正的商业价值。康生打折扣购买的文物在商品交易市场的价格是数百万美元。    文物局官员往往是很勉强地把珍宝按康生所要求的价格卖给他,他们不敢拒绝他。当文物局的一位行政官员坚持认为康生支付的数目太低时,康生要他的秘书指责这位官员“缺乏无产阶级感情”——这种指责可以使此人在意识形态上的诚实受到怀疑,并且提醒他,康生作为无产阶级的领导人,可以制订他自己的价格标准。”    不过在王力的回忆录里,却有另样的描述:    “文革开始后,因为忙和乱,我和康生都不能再跑琉璃厂了。但他积极反对把文物归为四旧。毛泽东也这样,他根本不赞成破四旧,四旧是陈伯达提出的,但他说的四旧也不包括文物。在大动乱的年代里,康生也是反对任何人破坏任何文物的。他自己没损坏过一件文物,对破四旧他曾主张坚决纠正。就是在他的建议下,毛泽东派戚本禹抢救了一批要被拉去化铜的古铜器,戚本禹为此讲了一篇话,日本共同社作了报道。       康生的其它文物,特别是善本书和部分字画都很值钱。据谷牧同志介绍,康生在文革前把自己所有的收藏品都捐献给国家,一分钱没要。可现在却有人说,康生是文物盗窃犯。例子是康生把一个人家中被没收的一个有百根柱子的砚台据为己有,还说砚台是乾隆皇帝收藏的,并收入《西清砚谱》,边上刻有乾隆的题字,康生把乾隆的题字磨掉了,又刻上了康生自己的名字。康生会那样幼稚无知吗?有乾隆的名字不是更宝贵吗?”    王还坚持认为:“包括人民日报在内部都把康生说成是盗窃文物的罪犯。这是不负责任,违背事实的,也是不讲良心的。康生在别的问题上有错误,特别是在伤害干部上有重大错误,包括对王力他都做了昧心的事。但我不能因为他曾经迫害过我,就不顾事实,在所有的问题上都骂康生。看到一个人被打倒,就可以不顾法律的、道义的任何责任,无理地辱骂他从娘肚子里起就是坏人,他所做的一切就都坏,这种风气很不好。康生在别的方面所做的事,在这里我不做批判,但在文物问题上,我是最有发言权来评判他的。我的结论是:康生在文物问题上不但无罪,而且有功,功还很大。”   王力曾长期在康生手下工作,他的有关叙述是否可以信从,是个见仁见智的事。不过这里倒不意间流露出文革初期堂奥上对“破四旧”的态度区别。至于文革前康生对文物工作的态度,今天有限的文字中,倒是褒多贬少的。    文革前,康生经常到荣宝斋去,一篇回忆荣宝斋旧事的文章中说起过这样一件事: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粮食紧张。荣宝斋装裱字画用的面得不到解决,连肖劲光大将和傅钟上将来裱画都要自带面粉。一次,一位智利画家也来裱画,自己带了一包燕麦粉,结果是既不能用来裱糊又不让通融。康生知道此事后当即表示:“我们在经济上是碰到了暂时困难,可也没困难到这个地步,连外国朋友裱画都得自带面粉,这怎么成!荣宝斋裱字画所用面粉问题由我找有关部门解决。”第二天,北京市粮食部门负责人根据商业部长的电话指示,表示对荣宝斋的裱画用面全部照需供给。    这篇文章还说,康生来荣宝斋大都是欣赏新收购的旧字画,很少买东西。六十年代初,他曾在荣宝斋裱过一幅对联,拿来时没问裱一裱需要多少钱,取活时,裱工收了他八十元。为此,使他吃了一惊:“我当初在地摊上买这对字时才花了二元钱,裱一裱要这么多的钱呀!”裱画师傅说:“康老,荣宝斋有规定,不管买字画时花多少钱,裱字画时一律按工料收钱。”康生听后,笑了笑,说声:“谢谢老师傅!”便告辞了。     人们论书,总爱“书”“人”兼论,“字”“品”互校。其实,远的如蔡京、严嵩、秦桧,近的如郑孝胥、康生,都有人品致下,书品致高的现象。一种成熟、自信的文明似乎完全不必因人废字,比如严嵩题写的“六必居”至今仍然在大栅栏那儿挂着,对于康生的书法,也大可不必处处遮盖斧凿之。倒是康生小楷撰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扇面,如今不知藏在哪里?我想,这件东西,要是收在国家博物馆里,必是件深镌着上世纪下半叶中国莫测政治历史的巨藏!
    注:前几天写了本文,今天要贴之前再查了查,居然查到了石林的导游词,这里几乎把“石林”题字的事情说清楚了,同时说明一些传说大约是来自这个陈述:“各位请看前方石壁上有两个鲜红的隶书大字“石林”。据记载,原云南省主席龙云于1931年3月到路南视察水利,途经此地,看到石峰如森林,于是题下“石林”二字,由随行的特邀顾问,云南宿儒周忠岳代书:“石林龙云题”。并撰跋于题刻下方。“石林”二字原是行书。1967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康生来石林时,提出将“石林龙云题”全部铲去,并书写“石林”二字,交管理处办理,但人们认为康生所书的“石林”二字并非上品,也没采用。由于当时的历史原因,将“石林龙云题”铲去,又从著名的曲靖爨宝子碑帖上集“石林”二字镌刻其上。现在所见石林二字,书法在隶、楷之间,结构古朴,运笔有力,拙中带巧,古意盎然,为天造奇观增辉。而龙云题三字是龙云的儿子龙绳文于1985年9月22日来石林亲笔书写的。”
 
 

二:[康生书法价格]康生书法作品欣赏 康生书法地位如何


康生书法作品欣赏
纵观康生的一生,虽然他的人品不怎么样,在各种行事上也做的不太好,甚至到了死后还落得被开除党籍的下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书法作品确实是非常出众的,这里就让我们抛下那些麻烦的政治事件,单纯的来欣赏一下康生的书法作品吧。
康生的书法欣赏
对于一个历史人物,我们应该辨证的来看待,不能把他一竿子打死,尤其是像康生这样的人,不能因人废书,因为他的价值取向就否定他在书法上的成就。康生的书法作品流传下来的并不算多,其中的水平浮动也比较多,但是总的来说他的书法还是有着可取之处的。康生小的时候家里就很有钱,所以有能力拿出真迹让他来临摹,这样的经历让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即使参与了共产党工作,他还是坚持锻炼自己的书法,闲暇时间也不到处晃荡,就是闭门写字,因此磨练出了一手好字。
康生最拿手的就是他的章草,他博采先人之长,融汇一炉,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而且他在金石一道上也有着不低的造诣,所以他的书法刚劲有力,笔划典雅,生动非凡,比起寻常的书法家来说显得更加的刚直,但是却不僵硬,堪称是新中国建国以后最杰出的章草书法家。康生也不是只会章草,他在行书、隶书上的造诣也很深入,行书写地恢弘大气,潇洒飘逸,气势之雄浑让人为之心惊胆颤。而且最神奇的就是他双手都能写书法,甚至能够双手一起写字,而且他在篆刻、绘画等艺术形式上也有着相当高的成就。
康生书法地位
众所周知,康生是一个杰出的书法家,我们不去讨论他的人品如何,单从他的书法来看他的成就是不可忽视的,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样去评价康生他的中国书法界的地位呢?他的书法又该如何去客观公正的评价呢?
康生的书法真迹
首先说一下个人对于康生书法的看法:他的书法堪称是当时最为杰出的,虽然可能有点过了,但是基本上来书这个评价还是比较客观的,至少没有人的书法能够稳压他一头了。接下来小编我述说一下自己的观点,首先从当时的时代来看,康生一生所处的时代主要还是中国旧世界破碎,新世界重建的时候,当时的政治局势对于书法界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来西方文化的入侵,对于传统文化产生巨大的冲击,再这样的局面下,想要给书法寻求一个新的发展,就只有两个比较常见的方法。一者是通过一代一代书法家不断的探索来实现书法的变革完善,但是这是需要时间的,同时也需要一个惊才绝艳的大师降世,所以在那样短的时间里,书法无法完成一个蜕变,于是很多书法家选择了第二条路,那就是复古。
而康生就是在复古这条路上走得比较前的,他跨越了明清,甚至唐宋时期直接追溯到了魏晋汉书的时候,吸取了那时候的书法精髓,所以不少鉴赏专家在品评他的书法的时候说“格调高古”。纵观康生传世的诸多真迹可以看出他的书法即使不是当时最好的,也绝对是最顶尖那一列的,他的书法地位还是非常高的,但是很少有人会去模仿他的字迹。
康生书法价格
康生书法价格是多少呢?那些喜欢收藏康生书法的收藏家们,还是比较关心康生书法价格的。康生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的书法这么受欢迎呢?
康生书法
康生,1898年出生于山东胶南,曾经担任过中共中央副主席等重要的职务,而康生原本就精通文物收藏和鉴赏,擅长书法和中国画。而康生书法价格可能也就是因为康生的社会地位,以及书法造诣都是密切相关的。康生的书法造诣,绝对不输给历史书法家们,康生可以左右手开工,且都可成画,因为康生对金石也由所了解,是金石大家,因此,康生的书法,笔画不仅典雅还苍劲有力,既生动又不张扬,不仅仅是草书还是隶书,康生都很是精通,因此被称为中国当代四大书法家之一。康生书法价格,也是按照字数篇幅来算的,从1500元人民币到60万人民币不等。令人惊叹的是,康生不仅对金石精通、对书法精通,就连甲骨文也都写得很湿静穆雅洁,都说“人如其字,字如其人”,康生的人就像他的字,苍劲典雅,没有草书的那番狂野,却有草书的飘逸,因此通过康生的书法就可以看到康生这个人的品质。
康生对书法的热爱,就好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般,遇到缺页少字的时候,康生总是会用一切办法将其补全,而康生在遇到需要补页的时候也都是会将补页都留下说明,实在是君子所为。

三:[康生书法价格]康生书法


大家都知道,以前的人都用毛笔写字,很多人的书法水平相当高,比如毛主席、朱德、蒋介石、蒋经国,甚至现在台湾的马英九,毛笔字都特别漂亮。
而在中共这边,有一位叫陈叔通的人曾经评出了当代四大书法家:康生、郭沫若、齐燕铭、沈尹默。
先上这四位的书法作品给大家欣赏一下。
康生郭沫若
齐燕铭
沈尹默
这里我们单说康生跟郭沫若。
先介绍一下郭沫若。郭沫若的字存世量很大,很喜欢题字,全国各地很多景区都有他的字。
写得多了,就不太值钱了,而且有的写的好,有的写的不太好,但如果是精品的话,据说一尺能卖到四五千,这也算是比较高的价格了。
但是,有一个人宣称论书法的话,他用脚夹根木棍都比郭沫若写得好。
这个人就是康生。
康生的字是非常漂亮的,而且草楷隶篆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他的字有家学渊源,家里很有钱,什么碑文一大堆,所以从小就临写。一写几十年,本人也有灵性,所以字就写出了大师的水平。康生不但草楷隶篆各种字体的水平都高,而且左右手都可以写,但左右脚写的水平如何就难说了。
网上曾出来一张图片。里面用国务院的稿纸,正儿八经写了上面那段话。
其实这是一个伪作,是电脑生成的。上面的比目鱼是一个程序员。
但康生有没有讲过这句话呢?可能还是讲过的。文人嘛,有时聊发狂态也是比较常见的。
再发一些两人的书法作品,大家看一下,到底谁高谁低,相信大家都有判断。
康生的:
(左手写的)
郭沫若的:
公平来讲,康生的书法作品要高一点了,至于脚写的说法,那就当一个笑话吧。
另外说一句,国民党中也有人字写的很好的,比如于右任。
另外,还有一位写得不错,可能大家想不到,就是张灵甫。

推荐访问:康生书法欣赏
扩展阅读文章
热门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