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羡慕的生活背后】我所羡慕的生活

来源:网络生活 时间:2019-06-21 07:15:52 阅读:
我所羡慕的生活

  前些时日里,公众号里发了一个关于自学考试的小文章,结果引来初中同学小虎的一篇读后感。虽名为小虎,其实他比我要大个一两岁,是真正的虎兄,上初中时,我们一个班,同行的还有村里的树卫兄,邻村的海斌、海峰等几个同学,因为年龄相对比他们几个小个一半岁,似乎他们就比我们成熟,照顾我的时候也多,可惜自己是个半吊子,大家准备上初三了,自己觉得学习不怎的,就找班主任留了级,而他们上了初三就毕业走了,那时候对读书好像不是那么重视,好的高中考不上,歪的高中不想去,学习好的就是在中考之后能考上个中专、中师之类的,可惜这要算是凤毛麟角,还得复读加复读,所以大部分初中同学毕业后不上高中,直接走到社会上去了,因为我多念了个初二,又和虎兄的妹妹小燕成了一个班的,后来我稀里糊涂的上了个歪高中,而小燕初中毕业后也没上高中,之后大家就联系的少了。虽然与小虎兄是一个村子的,在一个班里的时候,每天共同骑着自行车上下学,互相照应,留级后特别是我上高中之后,自己瞎胡念书,不务营生,我们之间交往的的确确的少了,至于后来虎兄上高中没,已经不知道了,但他结婚也比我早,爱人是一个村的,大概也叫小燕儿,小学和我同班过,与他妹妹的小名是一样的,爱人的母亲似乎和我大姑还是同学。本来在村子里,我们属于一个街的,我们家在村南,他们家在村北,南北一条线上的,后来他们家在村西盖了新楼房,举家去了村西了,但是更多的原因还是各自忙于学习、工作乃至养家糊口,渐渐少见以至于远了,嗨,人生的路呀,真是说也说不清楚!

  虎兄虎妹兄妹两个均是圆圆的脸盘,当是福相。这里略记得有两件关于他兄妹的事儿,至今说来还是清清楚楚。一件是关于虎妹小燕的,她七八岁的时候,幼儿园放学后,没有往村东的家走,而是往村西边去找她爸爸去了,走在了村外西边的207国道上,寻不到爸爸,害怕的哭起来,结果被一个路过的外地中年男人看见了,拿出一个烧饼给了她,说跟上我找你找爸爸去,小燕被这个人抱上沿着公路往北走了,而此时,她爸爸在村里四处打听找闺女了,说闺女放了学不知道去哪了,只听同学们说是去村西找爸爸去了,幸运的是,在公路上被几个村里人看见了,回到村里才知道,村里的喇叭告知大家,全村人都在帮他家找闺女呢,赶紧说,刚在在公路上看见一个人抱着小闺女往北走呢。于是她爸爸和村里邻居们赶紧往村外跑,沿着公路往北赶,已经走出好远了,终于把这个人给截住了,他根本就不认识小燕的爸爸,把闺女抢过来,村里人和小燕爸把那个外地骗子按在地上好一顿打,最后还报了警,被派出所带走了才算完事儿,说起来,这也算是人生一大劫,倘若,真的被骗子抱走了,天南海北,手段信息又不发达,中国这么大,你说去哪找自己闺女去呀?岂不让家人伤心一辈子,负疚一辈子,关键是自家闺女去了哪,谁又能想象得来呢?再一件是关于虎兄的,上初中时,周末经常去他家玩,他家正屋的床上枕头下面放着一件传家宝——一条黑色的铁锏,我们经常看《隋唐演义》或“水浒故事”的小人书,都知道秦琼使锏,尉迟恭和呼延灼使鞭,但是对锏与鞭有怎样的感性认识呢?可能在看戏剧表演的时候有所见,但戏剧的道具似乎有些夸张,而在虎兄家,的的确确是有一件这样的“宝物”的,放在枕头之下,当属辟邪用的物件,也就是六七十公分长,生铁铸造的吧,拿起来,不能算舞,我们方言叫“瞎拔撂”,很沉的样子!虎兄上初中时,几个同学在一起,要学武术,兴趣起来,不知从哪里闹了九节棍还是七节鞭,算做防身的武器,但是后来不知道这些“武器”哪儿去了?比较起来,论学习,虎兄几个同学,都是比我聪明的,但是,那时候的学习,好像说起来都是稀里糊涂的,从来没有个目标,不知道大家是怎么过来的,反正觉得自己就和一瓶浆糊一样。反正初中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联系的少了,知晓的也少了。总觉得,人生的路,起起落落,离离合合,相聚,分开,大家都是一股脑的走在走向成熟、走向苍老、走向不明不白的大道上!

  在村里面,虎兄虎妹家算是殷实之家,父亲是跑采购的,见过外面的世面,母亲清瘦利索,用我们村里人的评价来说,两个字,“精把”,兄妹两个吃的喝的穿的和类似我这样的穷孩子不一样,真的是不一样,现在我想起来,我们2020年要达到的全面小康,其实在他们家,上个世纪80年代末就达到了,无论现实生活中,还是梦幻中,我一直希望过他们家那样的生活,殷实一些,也就相对安逸一些,但是人生走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直没赶上。印象里,还记得,那时候,虎兄的奶奶还在世,一个慈祥个子不高的老太太。他们家人都头脑灵活,在村西盖上新楼房后,自家院子里还开过加油点,当时管制相对松吧,总之致富门路、经济来源,我觉得对他们家来说就不是个事儿,以前是这样认为的,现在还是这样感觉的,反正一直向往的就是他们家那样幸福的生活。到如今,我们都成人了,小燕嫁的是邻村,去年元旦前后吧,我留级后的初中班还组织同学聚会,因事儿未能前行,似乎大家又联络起来了,留级以前的那个班集体也建了群,大家经常在群里聊些不着边际的话,说个东道个西,但是对于那几年的同学生涯和初中时期的事儿早就忘却了,不成熟的时候,多少有些傻,有些憨,有些自卑,有些失落,似乎就是懵懂的路,没有方向、没有目标,更别说成功与胜利的呆话,一切都是盲目的,不知道虎兄虎妹是否有这样的同感呢!现在都是既为人子,也为人夫,也为人父的中年时代,人生的重担在肩,才能懂得自己的责任,在家庭的责任,可谁又不是这样走过来的呢?去年聊天,虎兄还说他在县里的一家煤矿上,跟着别人干工程,在我同学家父亲的葬礼前后,我们也见面瞎聊,今年工作他去了新疆格尔木,想来那地方,戈壁茫茫,飞沙滚石,天高地阔,干的是大工程,见的是大世面,所以开阔的是大视野,养的是大心胸。“人生多忧患,努力求自强。岂可高枕卧,醒来问黄粱?”每每聊天乃至朋友圈留言,虎兄说话论事儿,透出的都是人生的哲理,有对佛学的研究,更有对人生的体味,人过四十,无论经历,乃至思想,都是一个成熟定型的过程,希望虎兄佛学日益精进,人生的道路越走越宽广,阖家更幸福!

  说句实在话,他们家的幸福,一直是我所羡慕的,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无论是现实里,还是梦幻中!

推荐访问:我的课余生活 我的暑假生活 我的魔戒生活 我的初中生活 我的变装生活 我的寒假生活 我的大学生活 我的新生活 我与网络生活 我的读书生活 我的业余生活
扩展阅读文章
热门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