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杀人夜9篇

来源: 时间:2018-08-17 22:20:03 阅读:

篇一:[月黑风高杀人夜]血色记忆(一)_800字

  第一次见到白敬是在星海大学的新生登记处。
  那时,他是所有女生眼中的完美男神,而她,只是一个刚入校的新生,一点都不起眼。却偏偏让这个完美男生看进了眼。
  彼时,她已嫁为人妻,而他……
  “你好,你是今天要入校的新生吧?我是负责接待新生的学长,我叫白敬。”
  正在四下寻找新生登记处的叶冉,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在看见那个人的一瞬间,叶冉便懂了,什么叫一眼万年。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呃,你好,白……学长。我叫叶冉。”
  说出这句话之后,叶冉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只是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个俊逸非凡的男子。
  看着眼前可爱的小学妹,白敬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笑意。上前,自然而又熟练地接过叶冉手中的行李箱,仿佛这个动作已经做过千万遍了一样。可只有天知道,这是白敬第一次替别人掂行李。
  就是这么一件小事,让白敬记住了这个迷糊可爱的小学妹,叶冉。也让叶冉,人生第一次,心跳怦然。
  之后的两年里,叶冉不停的制造着和某人的偶遇。只为多看他一眼。可却从不曾表白,知道某人快要毕业,按耐不住了,在某个月黑风高杀人夜,哦不,月黑风高……xx夜(自行填空),把她堵在某条幽暗的小巷里。
  “喜欢我,为什么不表白?”
  白敬上来就抛了个威力十足的炸弹,把叶冉炸的头晕眼花,眼冒金星,天上的星星参北斗。
  “呃,学长。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叶冉的双手阻止着白敬的前进。眼眸心虚的四下乱瞟。感觉这手下炽热的感觉,不禁心跳加速。
  “我误会了?呵呵,叶冉,别甘肃我,每天找三顿的偶遇都是巧合,世界上可没那么多巧合来让你玩。”
  闻言,白敬眯起星眸,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令叶冉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红唇微抿,诱人至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白敬便抢先一步,低下头,堵住那张自己早已肖想已久的红唇。刹那间,四周一片寂静。只见不时有风吹过,吹起了满地的树叶,也吹乱了两人的心湖。
    初二:陈兮

篇二:[月黑风高杀人夜]守护甜心番外皇家花园里的那些事4_2000字

  一天晚上......
  “啊!——…”
  “啊!——…”
  今天,两声惨叫的皇室花园上空划过,配上这月黑风高杀人夜显得过分的诡异…………
  “啊……这么晚了,谁在大叫啊?”方块揉了揉酸涩的双眼,打开灯大喊。
  小兰晃晃悠悠的坐起身,说:“好像是美琪和小丝那里……”
  说着,所有的甜心都醒了过来,向着美琪和小丝那边走去。
  第一个走到美琪和小丝面前的,是嘻嘻和皮皮,嘻嘻看着石化了的美琪和小丝,问:“美琪、小丝,你们怎么了?”
  “是啊,居然叫的那么大声…”皮皮揉了揉睡眼,手上那只粉红色的抱枕还有一大摊口水……
  一秒、两秒、三秒……没回应?石化的程度也太深了吧?
  “呃,美琪、小丝?你们听的见吗?”方块摇了摇美琪的肩膀。
  小兰拿起了一根棒子,直直的向小丝砸去,并大声喊:“小丝!你痛不痛啊?”
  结果——小丝和美琪没有一点反应……
  众人就这样僵住了……
  “诶?!——…【×15】”继两声惨叫之后,又一次,15重男女混合尖叫在皇室花园的上空划过,比之前更加诡异啊……
  “这是怎么回事啊?”小兰望着美琪和小丝。
  “对啊,小丝和美琪怎么了……”嘻嘻附和道。
  “好诡异哦……”大地说。
  ………………………………
  “啊!对了,依琉呢?”
  就在一大帮子甜心热热闹闹的讨论的时候,绘琉说了一句关键性的问题,可惜的是——声音太小,根本就没有人(甜心)听见……
  就在这个时候,众甜心都觉得脊背一阵阵的发冷,像是生锈了的机械一般,众人慢慢的回头,看见有一个非常非常诡异有奇怪形状的黑影飘在皇室花园的外面……
  “啊!——……”胆小的绘琉义无反顾(?)且果断(?)的昏了过去。其他人啊?比昏倒了还惨,小兰、皮皮也石化了,加入了小丝和美琪的队伍。
  现在,就只剩下几个胆子大的了:方块、手鞠、嘻嘻还有节奏、奇迹、阿夜还有大地了。
  “刚刚……是、是什么啊?”方块的声音颤颤巍巍的,很显然,虽然没有到石化和互道那么严重,方块至少还是被吓到了。
  “好像是鬼怪啊!”嘻嘻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害怕的表情,居然还是——满脸兴奋?!
  众人抹汗,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难得有人说到鬼怪还这么兴奋,嘻嘻胆子真大啊……
  “如果有鬼怪的话……应该是在外面吧?”节奏说道“我们能出去看看吧。”
  “哈?节奏你没搞错吧?”方块、嘻嘻、手鞠、奇迹异口同声“我可不要去!”
  嘻嘻又说:“这有什么关系啊?鬼怪的话我很想见一见啊!方块你们都一起嘛~~”
  说完,不等他们答应,嘻嘻拖着手鞠,节奏托着方块,阿夜和大地架着奇迹走出了皇室花园。
  “啊!——…不要啊!——…”四声尖叫再一次划破皇室花园的上空……今天真的好诡异啊……
  突然,一声恐怖的嚎叫【作者:不好意思,我词穷了……】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就俩大地和阿夜还有节奏都开始害怕了,方块、手鞠和嘻嘻的褪抖得跟什么似的。
  然后,方块她们的后面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方块、手鞠、节奏、阿夜、奇迹还有嘻嘻机械般转过头,接着:
  “啊!!!!!——……”六声尖叫又一次把皇室花园上面已经遍体鳞伤的天空划的七零八碎,今天果然很诡异……
  我们来看看几声尖叫以后,他们怎么样了:
  方块还有手鞠光荣(?)的加入了美琪、小丝、皮皮还有小兰的队伍,石化了;节奏、奇迹、阿夜还有大地直直的向后栽倒、昏死过去了;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嘻嘻看着那个吓死人不偿命的女鬼,做思考状:“嗯~~这个人的扮鬼工具做的也太粗糙了吧……”
  “什么?工具粗糙?我可是做了很多天才做好的道具啊,你居然说它粗糙?”听了嘻嘻的话以后,从女鬼身后的草丛里传出了——依琉气愤的的声音?!
  “啊啦啊啦,果然是依琉你啊!”嘻嘻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纯良笑。
  过了一会依琉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算了,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小兰他们胆子也太小了吧?我只是装鬼吓他们而已,没意思!”说完,头也不会的朝着皇室花园的方向跑去。
  敏儿连忙跟上,说:“喂!依琉,你经常恶作剧吧?我们联手了!”
  依琉疑惑的看着敏儿:“哦?你也喜欢扮鬼吓别人吗?”
  “当然!我么以后可以一起哦!我的经验可比你多多了!”
  “是吗?道具的制作你怎样?我在这一方面可是很擅长的哦。”
  “哈哈!终于遇到有相同爱好的人了!”
  就这样,其他人就这样被这两个‘恶作剧爱好者’丢在了一旁不管了……
  皇室花园上面的云朵感叹:啧啧啧,今天的夜晚真是诡异啊……
    六年级:古城萧笙

篇三:[月黑风高杀人夜]逝水凝寒(第一章)月黑风高夜_1200字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在美国伦敦大桥上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人迎着狂风说着令人胆寒的话,“我云狐今日不死,云家必亡。”云狐是云家的嫡女也是云家杀手组织的王牌杀手,但云狐却是云家的傀儡。为云家拼死拼活的干了一辈子最后却落个背叛的下场。说着云狐便跳了下去,当云狐被水淹没的时候云狐的血都流向了她手上戴着的玉镯上。一阵光闪过云狐不见了!
  满月挂上夜空,正是所有人安详入睡时……
  “王爷,生了生了,夫人生了,是个小公主!”一个妇人的声音从房内传来.“真的?”惊喜的声音让人听了都感到开心。“快,快,让我看看?”发出声音的男人快速跑过来把孩子抱过来!就在这时孩子醒了过来睁开眼,露出的睿智的神色不是初生孩子应有的懵懂神色“:好吵,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想说,发出的声音却是哇的一声。正疑惑时,突然传出一道柔弱却不失威严的声音“怎么了,月天翔是不是你把孩子弄哭了?”“若儿不是我呀不知怎么回事丫头突然就哭了。”男人着急的说出辨解的话,生怕是被床上的人儿误解似的。“不是你还是谁?快把孩子给我,真是的。对了大哥和二弟了?女人边把孩子抱过来边说道.男人把女人伏下在把被子盖上才说道“大哥,二弟他们就快回来了。你现在就安心养胎不要担心了!”“知道了,那我就睡一会,晚饭时叫我。”女人娇嗔着说“那好,过一会我叫你.”男人吻了一下女人后说。“嗯!”女人答应道。男人听到这话后开心的离开了。
  女人见男人离开后望向怀中的婴儿轻轻的说道:“雨儿乖乖的睡吧!有我在你身边不用怕。”然后便慢慢哼起了歌。云狐也不知道为什心里有了一种淡淡的温馨,很快便睡着了。云狐梦里回荡起以前的歌曲:
  巴黎凡尔赛宫里
  命运已经被注定
  被仇恨迷蒙住的幼小心灵
  在慕尼黑的小酒馆里
  没人会去怀疑
  疯狂煽动的愿景
  瓦格纳的音乐剧
  肖邦夜曲的叮咛
  历史随着战争的脚步呻吟
  闪电突袭的传奇后面血泪将流尽
  选择已封闭
  前路荆棘
  信仰是唯一
  我燃烧自己追逐着你描绘的天地
  那一片国度已经成废墟
  我手握权柄站在仇恨里
  纵使披上了恶魔的外衣
  唾弃中默默死去
  半途的觉悟满身风尘里
  封印了信念徒留一颗心
  东欧寒冷的冰
  她面容清晰
  带血的军装一件件抛弃
  胸前的家信融入体温里
  再多狂热煽动已没意义
  不及一声活下去
  万丈深渊旁茫茫人海里
  是否还会有个美丽身影
  她的温柔笑意
  挽回我的心
  那一片国度已经成废墟
  我手握权柄站在仇恨里
  纵使披上了恶魔的外衣
  唾弃中默默死去
  半途的觉悟满身风尘里
  封印了信念徒留一颗心
  东欧寒冷的冰
  她面容清晰
  带血的军装一件件抛弃
  胸前的家信融入体温里
  再多狂热煽动已没意义
  不及一声活下去
  万丈深渊旁茫茫人海里
  是否还会有个美丽身影
  她的温柔笑意
  挽回我的心
  冥冥轮回,天命不改
  我们活着,然后走了
  回首浮生若梦,史诗如泪
  帝国旧梦和你的名字成为臭名昭着的笑柄以后
  你依然活在我生命里最辉煌的夏天
  不曾离开,不会改变
  ——Carissimo
  “这首歌,果然不会忘掉。”这首歌是我唯一喜欢的歌了
    初三:陈秋月

篇四:[月黑风高杀人夜]难忘的第一次_900字


  难忘的第一次就好比是人生的启明灯,你可以从中不断地得到启迪。
  那时我才7、8岁,年龄尚小,总觉得鬼魂之说是真真正正存在的。碰巧,那一天家里人有事外出,只留下爷爷一人与我做伴。年过花甲的爷爷聊到一块儿去?只有早早上床睡觉罢了。这时正进入立秋,晚上窗外阴森的很,发白的下弦月慢慢悠悠地飘过散云。月黑风高杀人夜,几声犬吠突然从窗外传来,我的神经紧紧地泵在一起,魂儿都吓跑了一半。我一骨碌滚下床,七手八脚便把窗“砰”的关上。风在“呼……呼……”的号叫着,我缩在床上,被子拉过头,希望能顺利地熬过这一夜。午夜时分,我突然想上厕所。可……可是,走到半路遇到鬼咋办?我夹紧双腿,心中在做异常激烈“战斗”最后实在憋不住了,万般无奈的我战战兢兢地披上睡衣……四周静得让人皮发毛,我走到楼梯口时不经探头望了望,一个字,黑!我慢慢踱下楼去,每走一步,心就“咯噔”地跳。往常听的鬼故事不由自主地浮上脑海。哎呀……憋……憋不住了,管他什么鬼,来吧!!!姐我不怕你!好不容易上完了厕所,想起先前的“大不敬”更慌了!连滚带爬飞回了自己的房间。在床上,不知怎的,眼睛就是合不拢,真难受!我慢吞吞地打开窗户,撩开窗帘,一股阴森的风吹了进来,我霎时间就瘫在了地上。月光撒在我身上,我渐渐胆大了起来,眺望窗外:听见风吹过田野的声音,我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星星在眨着眼睛!多美的景色啊!这才是真正的夜!
  难忘的第一次独自过夜,让我真真正正地明白了时间是没有妖魔鬼怪的,我们不要随意猜忌,迈出一步走进现实,打破幻境,走进现实,崇尚科学,战胜心理阴影。
 
    六年级:杨佳佳

篇五:[月黑风高杀人夜]半夜惊魂_1200字

  走出网吧已经是11点半了,街道上还有五六人,一阵风吹来,我打了个冷战,双手插进裤袋里向家的方向走去。
  独自走在空洞的大街上,心中不免有点害怕,我是无神论者,怕的只是遇上抢劫!路灯依然是那么亮,亮的有点诡异,似乎将要有什么事发生。
  正走着,只觉月光一暗,抬头一看,只见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忽然刮起了股风,吹得树枝摇曳不止,在路灯的照耀下,树影成了一个血淋淋的怪物。难道是月黑风高杀人夜?还是别想太多,赶紧回家吧。
  不一会,天公下起了淅淅小雨,起初是有雨无风,随后是风雨交加,而且最后是瓢泼大雨,我怕一躲雨就会遭到抢劫的,所以,任凭风吹雨打,我除了奔跑还是奔跑。
  天空,乌云密布,似乎在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狰狞的面孔,张牙舞爪,好象要侵犯这个城镇,雨就是它的口水,风就是它的气息,仿佛只要还有一滴血,一块肉,一根筋可供吸收,它都绝不罢休。
  跑到了楼下,终于都抵达目的地了,淋了这么多雨,明天一定生病,妈的!衣服,头发都紧贴在身体的各个部位,身上的雨水滴落在地上,我所站的地方立即出现了一滩水,抖抖衣服,理理头发,向楼上走去。
  上到二楼时,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有东西在我前面,而且还很像人,更重要的是还虎视耽耽着我,一股汗气不由自主地从后背脊袭来。我感到寒气顺着脊梁传遍了全身,我不禁一阵哆嗦,我缓缓抬起头来,本是几秒钟之内的事我却花了将近一分钟。不看还好,一看却令我呆住了,长长的头发垂直披散下来,还是湿湿的,看不到它的面孔,直直地站在那,双手垂下,白色连衣裙紧紧贴在身上,天啊!是个女的,我无意中看到她的脚,妈呀,不要吓我……她竟然穿的是一双红色的鞋子,她所站的地方也湿了一大片,我无助地望了望,从周围来看:我不知道她是怎样来到这的,如果从楼下上来那楼梯应该有带雨水的脚印,从楼上下来那她全身不应该湿透了,那么剩下的只有……
  我心里打了个冷战,一种莫名的恐惧吞噬了我:午夜,大雨,一个长发白衣红鞋的单身女子,一个弱小无助的男孩,这不是一部典型的鬼片吗?妈呀!到底是不是在拍电影啊!导演,快叫“卡”啊!我不想当男主角啊,虽说我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但我为人比较低调,不想出风头,导演……
  恐惧感弥漫了全身,使我觉得嗓子发干,手心出汗,脑子一片空白,心脏更是跳得前所未有的快,额头上布满汗珠,与雨水一起顺着脖子流下来,后背又一次湿透,都分不清是汗还是雨水了……
  上帝啊!是你要惩罚我吗?从整体上讲我是好人啊!我成绩虽不好,但也不差,虽然我长的很平凡,但也没惹祸,即使我在那一次做错了事,可已经被校方罚洗一个月的厕所了,难道这不算一个最严厉的惩罚吗?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平时叫老师的外号吗?难道是因为我用假钞吃了一顿早餐吗?还是因为我昨晚偷吃了姐姐最喜爱的零食吗?
  终于,我努力作出了反应,转身向后跑同时发出惨叫,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我在恍惚中只觉得是噩梦一场,让自己醒来就行了。
  第二天早上,失魂落魄的我对爸爸说:“老爸……”
  “怎么啦!对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不是啊!老爸,我昨天……”
  “你昨天怎么搞的,凌晨三点才回来,昨天你表姐说她在楼梯中下倒了邻家的男孩,吓得人家跑到雨中,你快看看是谁……”

篇六:[月黑风高杀人夜]《狼》扩写_1500字

  《狼》扩写
  在一个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让人毛骨悚然的旷野里,有一个挑着担子的莽汉正左摇右晃地一边喝着“江津老白干”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个莽汉不是“山城棒棒军”,他是一个屠户;但他不是普通的屠户,他是——一个喝高了的屠户;一个满载而归的屠户;一个时不时还来几句跑调的“大山的子孙哟,爱太阳哟……”的屠户。就是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屠户,在邂逅了两只莫名其妙的狼后,发生了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最后的结局也那么的……莫名其妙。
  俗话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再这么一个环境下,果然出现了不祥的东西——两只狼。这两只狼也不是普通的两只狼,它们是——两只阴险狡诈的狼;两只饥肠辘辘的狼;两只恶名昭彰的狼……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是拔了皮可以用来做“七匹羊”牌保暖狼毛裤的两只狼。
  屠户还在一边喝酒一边唱歌,根本就没有发现身后有两只“狼仔队”在跟踪他。这是屠户突然被石头绊倒了,他拽了一扑爬,两只狼停下了脚步,不知道这个屠户在搞什么飞机。(这两只狼也真够蠢的的,一个饱餐一顿的大好时机就这么错过了)
  屠户发现了这两只狼后,立即语无伦次地大叫道:“狼…狼…狼……狼…狼……狼狗!”(他喝高了)屠户以为是两条狼狗要抢他卖剩下的骨头吃,于是他便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从筐子里掏出了一根——骨头!他把骨头使劲朝一只狼抛去,想用骨头打狗(他认为是狗,其实是狼)——一抛不再追。结果那只狼反倒像条训练有素的警犬一样,只见它纵身一跃——被骨头打倒在地。
  屠户高兴地拍手叫好,然后又迅速地从筐子里抽出一根——还是骨头。并用力地向另一只狼甩去,只是这只狼比较聪明,它没有一跃而起,而是张开大嘴等骨头飞到自己的嘴里,这下,它终于——又被骨头打倒在地。
  两只狼狈不堪的狼十分不甘心,本来想讨根骨头,吃完就走了算了的,但却被屠户戏弄了,狼急了还要人呢(虽然不急也会咬),它们在一阵窃窃私语,交头接耳后,一致决定该如何处置屠户,它们的作战方案是——见机行事。(它们可能是被骨头给砸傻了)
  屠户见“狗”还没有追上来(酒还没醒),便想到身旁的麦场去打个盹儿,醒醒酒。他来到了一个柴草堆旁,放下担子和屠刀,立地成佛才怪。他刚准备进入梦乡,结果发现那两只狼直冲冲地朝他走了过来,然后一只狼一边儿凉快去了,一只则猪狗不如地像狗一样坐在地上。屠户拿起了屠刀,走了过去。对那只狼说到:“你,给我站起来。”他又见狼没有什么反应,又继续发酒疯:“你不就是我以前养的那条看门狗吗?哎呀!终于找到你啦!”那只狼心想:那你就赶快带我跟你回去吧!让我吃了你全家吧!狼以为美事就要来了,便闭上了眼睛,想象着自己大吃一顿的画面,十分地悠然自得。谁知,就在狼正在做白日梦的时候,屠户却给了它当头一刀:“上次偷吃俺家的鸡还没有认错便跑了,俺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解决掉第一之狼后,屠户刚一转身,便又发现另一只狼正在柴草堆里打洞,只露了根尾巴在外面。屠户又走了过去,说道:“好大一条蛇啊”原来这一次他又把狼的尾巴当成了一条蛇。“打蛇要打七寸,捅肛门。”说罢便一刀捅向狼的屁股。于是乎,这只狼自然也“自挂东南枝了”。
  屠户杀完狼后,觉得十分的畅快,酒也醒了,大摇大摆地扛起担子,向家走去。
  第二天,麦场的主人到麦场里收麦子,见到以下情景,差点晕了过去:一只没脑袋的狼蹲在地上;一只狼趴在柴草堆里,屁股上插着一把血淋淋的大屠刀……
 
    重庆九龙坡区重庆市育才中学初三:dzm0608

篇七:[月黑风高杀人夜]夏末夜感_800字

  夜,寂寥。黑暗如网般罩向天空。透过稀疏的缝隙,目光直冲向云霄。往日群星璀璨绚丽的夜空,不知为何只有凡星点点,散落在夜空之上,云层之中,散发出一阵淡淡的光。似乎将不久湮没于无形。或许是近视导致,使我与那遥远而美丽的苍蓝星空无缘。刹那间,天地之中,仅留下我那寂寥而孤独的身影隐没于幽昧而宁谧的黑暗之中。周围一片寂静,夜风吹过,鼻间荡起一阵艳香,低俗而刺鼻。
  夜,萧萧。荒冷的气息肆虐在空气之中,令那些沉入梦乡的人们不免下意识地裹了裹被子,尽管现在是夏末。树叶也不堪忍受这寂寥而萧条的荒冷之气,颤微微地抖着,发出“沙沙”的轻响,细润的绿泽正一点点褪去,换上初秋的晚装,萧条而寂寞。
  夜,幽幽。神秘而诡异。给万物蒙上了一层飘渺而有若实质的面纱,彷徨而迷茫。
  “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武侠小说中经典的话语之一。也正因为如此,夜,最无情。古往今来,多少名人志士消亡于黑暗之中,剑客侠士殉葬于夜月之下……
  孤独地敲着键盘,看着屏幕上左右晃动的虚拟人物,不免感到无聊而无趣。许是因为心情不好,连带评价事物也不够客观。主观的萧条否定了事物本身的价值。
  夜的神秘,幽雅,芬芳以及往昔所看到,听到,学到的一切夜的优点都恍如未闻,始终未能品位出一丝一毫。
  兀自望夜,沉思……忽地眼前一片光明,光亮而不刺眼,神圣而不耀眼,纯洁而不妩媚,灵台也随之一片空明。微风飘过,带起一阵清香,高雅而舒爽。
  “天涯任雨露,润物悄无声。”
  心中陡然冒出这样一句诗。忽地感到夜有情,情郁而阴。一切都如同以前一般,却仿佛又多了些什么。或许是客观环境的改变,亦或许是主观思想的跳跃……无论如何,事物始终都是在悄无声息的发展之中。我们不能左右它发展的方向,却可以尝试变换着心态去看它。我们不能总沉浸在悲伤与消极之中,痛苦着悲伤,悲伤着痛苦,反反复复,无止无尽。
  或许你也如这般无聊,无趣,彷徨,迷茫过,想向前走,却始终无法踏前一步。那些时候,请牢记,夜的尽头是黎明——一片无尽的光明。
 

篇八:[月黑风高杀人夜]恶魔独宠之平民丫头(一)_1200字

  “宁甜甜,换班啦,到我了,你可以回家了。”
  “啊......哦,英英姐,咦,今天怎么这么晚来接班?”我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哦哦......家里有事,就来晚了。”
  “那英英姐,我先走了......拜拜。”
  “嗯,拜拜。”
  走在回小区的路上,周围黑漆漆一片,怪渗人的。
  都说这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这里会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我在心中独自歪歪着。
  呼呼的风声吹来,身边只有昏黄的路灯......
  “额,啊。”一阵诡异的声音传来,不会吧,不会有鬼吧!!!
  “鬼大哥,鬼大哥,我可没有惹到你,你可千万别来找我啊!”我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哇......看到一只血手......
  “哇—啊!”一声尖叫从巷子里传来......(嘿嘿,,大家不要误会哈,,这可不是鬼故事。)
  “你鬼叫什么?快点把我扶起来。”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啊哈—,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爬出来,吓死我吗??你到底是人是鬼??”我眨着眼睛不解的问......
  “我当然是人。快点扶我起来,离开这里。”又是那个声音,我真是奇怪了,我到底碰上什么人了?
  “我?我吗?那你既然不是鬼,,我干嘛要怕你啊,干嘛受你指示?”我不服气的撅起嘴巴。
  “呵,我虽然不是鬼,但却比鬼还可怕。。”
  呵,这小子,蛮拽啊......
  “切,别吹牛了,你都这样了,还不忘自我吹嘘。”
  “这是他们暗杀的,快点,你不会要我死在这里吧?”
  “啊?死在这里?有这么严重么?你没事吧?”
  “都这样了,还会没事?扶我起来。”
  “哦,,”本小姐可是善良得很!
  “好了,现在怎么办?你现在要去哪?”我扶起他,问。
  “现在是回不去宅子了,也不能回去那里,”他打量我一下,说:“去你家。”
  “啊--?哦......好吧。”
  “走吧。”
  “你怎么长这么高呐?麻烦。。”
  “你......”
  “你什么你,,现在是你求我,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嘛?不许顶嘴。”嘿嘿,我气死你。
  “哼......”
  “别哼哼唧唧的,对了......你记得要给住宿费哦,”嘿嘿不贪点钱,怎么甘心?
  “住宿费?”银影魅是无语了,别的女孩都巴不得他住在她们家里,而她......还要住宿费......
  “到了......”一路上,我扶着他,累死我啦!不行......一会要多要点钱,要不,我就亏了。
  把钥匙插入锁孔,
  吱呀—门开了,把灯打开。
  “这个屋子只有你一个人住啊?”他问。
  “嗯,不过......我闺蜜也和我一起住的。”
  粉色,房间都是以粉色为主打色,连墙壁都刷上了粉色油漆,充满了幸福烂漫的感觉。
  “你先随便坐坐,我去做饭,没吃东西,饿死啦......”
  “我也没吃。”
  “啊?你不会也还要蹭饭吧......好吧,好吧,你要还钱给我哦。”
  “汗啊,”这个女孩就只会钱了么?真是小财迷!不过,她财迷起来,还蛮可爱的。不对,什么可爱,银影魅可从来不会夸人的......额......她随便带我回来,不怕我是坏人么?银影魅心想......
  未完待续
    初二:穆兮浅

篇九:[月黑风高杀人夜]夜的孤独_900字

  夜,是一天的终结,是一天最静的时刻,黑暗吞噬了夜的所有……
  喜欢夜的鬼魅,夜,总是黑暗的,让人产生许多遐想。那些灵异故事只有有了夜才能出现,他们需要夜的渲染,才能让人读出它所想要的感觉。
  喜欢夜的宁静,静得可怕,可以让人反省你白天做的所有事,开心的,悲伤的,所有的,在这一天中唯一最静寞的时刻回忆,一个人,而不受外界的任何干扰……
  喜欢夜的冰冷,窗边洒进一缕洁白冰冷的月光,在暗黑的夜里,发出唯一的一缕光亮,却让人感到寂寞的冷。传说中的月宫,嫦娥,也在这般冰冷中生活吗?那冰冷的月光是你寂寞的心声吗?
  喜欢只属于夜的美丽景色,黑暗的幕布上,闪烁着点点星光,每一颗星星闪烁着不同的星光,就像每一个人都有一段不同于别人的故事。也许,千年,万年,天际中会偶然划过一颗特别的,拖着长长的尾巴的星星,它划过的天空,有一道久久不能退去的痕迹,似乎在向人们证明它的到来和存在,它

推荐访问:夜黑风高还是月黑风高
扩展阅读文章
热门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