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叔叔于勒续写6篇

来源:400字 时间:2018-09-04 22:20:02 阅读:

(1)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篇一:续写《我的叔叔于勒》400字】
我的父亲突然开心起来,他向前走了几步,瞪大了眼睛,然后赶紧向母亲走来,对我母亲说:“你看,坐在两位太太旁的那位先生怎么那么像于勒?”
我母亲有些莫名其妙,就问:“是哪个于勒啊?”
父亲自豪地说:“就是我的弟弟于勒啊。”
母亲听到后和父亲一样开心了,跑过去和那位先生打招呼,当靠近那位先生时,他们确定了那是于勒。
“于勒,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哥哥啊!你回来了怎么不说一声呢?”
“你们是谁啊?莫名其妙,认错认了吧?”于勒不懈的回答着。
父亲和母亲听到了心里很是着急,便解释说:“还记得吗?十几年前你还给我们来过信,说要补偿我们呢!”
“原来是骗钱的啊”于勒回答着。说着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再一旁的女婿看到后也很生气的走了,大概是起他们骗了自己吧!到了哲尔赛岛后,母亲仍不放弃希望。在我们回来时还乘原来的那艘船,是为了看看能不能再遇到于勒。
【篇二:我的叔叔于勒续写600字】
当我们全家踏上了这艘船,穿着各式各样华丽服饰的贵族们印入我们黑色的眼瞳里挥之不去。而父亲却对其中一个头发梳理的很整洁,身着高档布料制成的黑色燕尾服,脚踏高级皮革靴的男士吸引住了眼球。
父亲用手肘捅了一下身旁的母亲,指着那位先生并带着质疑的语气问道:“你看那边那个人,像不像我的弟弟,于勒”
“你的弟弟?那个善良的于勒?”听到父亲的话,母亲的脸上不禁流露出欣喜的神色望向父亲指着的方向,“哦!我们的于勒终于出现了,那个好人于勒出现了。”
母亲为了以防认错人,便下令让父亲去打探清楚。父亲接到命令便走向在夹板上吹风的船长问道:“你认识那位先生吗?他看似很有来头,一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吧?”
“哦,他啊,他是以为在美洲发家致富的商人,好像是叫于勒,达尔芒司也可能是达尔汪司。据说他还有家人在法国。”父亲听完后,连招呼也不打的甩头走人,用好似捡到金条的神色,向母亲汇报情况,神气十足的走在前头。
母亲听闻后,丝毫不想浪费一秒钟,奔向于勒,眼中涌满泪花,静静的抓着于勒的手,激动的说“于勒,我的于勒,我善良的于勒”叔叔面对母亲如此激动的神态却不动声色的掰开母亲的手,从口袋掏出钱包,把里面所有的现金拿了出来,塞给母亲,冷漠的说:“菲利普夫人,手下这钱,从此你们就不必勉强和我维持名义上的亲情了,日后我于勒还会将当初欠的钱以双倍归还。”语毕,叔叔郑重的走了,不留下任何感情,唯独父亲的一句“善良的于勒总是不会辜负我们的期望”。
【篇三:《我的叔叔于勒》续写作文600字】
我们回来的时候改乘圣玛洛船,以免再遇见他……
我站在船头吹风,我可以看到母亲正阴沉着脸和父亲讨论着什么,我又想起那饱经风霜的脸,心情不禁有些压抑,我转头眺望别处,突然一群华丽衣裙的贵妇人吸引了我。
那色彩斑斓的衣裙晃动之间,我看到一个西装挺拔的模糊身影,我踮起脚正想看得清楚一点。“若瑟夫!”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转头,原来是父亲。“你在干什么?”父亲顺着我的方向看去。“噢老天!”父亲突然尖叫,我也看到了,那个带着贵妇人走向母亲的人不正是叔叔于勒吗!“快快!”父亲连忙拉着我的手急促的走上去。
“嗨!于勒!”父亲赶上前,对着还有点没反应过母亲一个眼神,满脸讪笑的对着微笑的于勒说:“是于勒吧?这么久没回来!可想你了!”“啊哥哥,过得好吗?”于勒也满脸笑容的伸出手和父亲拥抱,母亲也谄媚的挤上,说着讨好的话。
晚上,母亲和父亲正在船舱里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我在旁边坐着。
父亲说:“真是太好了!”母亲也跟着道:“我就说那个糟老头怎么可能是于勒嘛!”父亲笑了笑。我无意瞥到船舱门口的身影,我还没出声,便听到母亲继续说:“若瑟夫真是给他浪费了十个铜板,不过现在没事了!于勒有的是钱!”父亲应和一声,便说:“时间不早了,我们约好和于勒用餐呢!”
等我们豪华舱时,却不见于勒身影,只是最后于勒送来了一箱银票,附带一张纸条:虽然不知道糟老头是谁,但是我代他给若瑟夫送上回报。
我没去看父母的表情,便走出船舱。
【篇四:《我的叔叔于勒》续写700字】
二十年过去了,二十年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我的父母由于一场意外离开了人世,而我也成家立业了,家里的生活不再那么拮据。
在一个昏暗的傍晚,忙完了工作正准备同妻子共进晚餐时,一阵缓慢而又无力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
会是谁呢,这时候?我无奈地离开餐桌去开门,引入眼帘的是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伛偻着背,穷苦的脸上布满愁容,似乎有话要说又很难开口的样子。
“你是……”我一边问一边打量着他。脑海里默默地搜索着,我认识他么?难道……是他?我想起了二姐出嫁时的那次哲尔赛岛之旅,是他么?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于勒?正当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时,妻子走了过来:“这位是?”
“我……我是……”那个老人望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说,“我……我饿了……能否给点吃的。”
妻子望了望着穷苦的人,同情的盛了晚饭给他。在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中,他吃完了那碗饭,蹒跚的向外走去。我望着他那瘦弱的背影,不禁地喊出了声:“于勒叔叔……?”他定住了,但久久没有回头,不一会儿,他徐徐的说道:“你……认错人了……。”
不久后我收到一封用皱巴巴的纸写的信:
“亲爱的若瑟夫,我那善良的小侄子,收到这封信的时,或许我已经死了,或许我正过着乞讨的生活,本来我打算来投靠你的,因为我实在走投无路了,当你打开门的那一刻,我便认出了你,那次在船上的年轻先生,之前我已经欠你太多了,所以我打消了原本的念头。你有一位善良的妻子,愿上帝保佑你们。”
拿着这封信,顿时我思绪万千:这是我的叔叔,父亲的弟弟,我的亲叔叔。我沉默的望着远方,定定的望着……
【篇五:我的叔叔于勒续写1100字】
在圣马洛船,父亲将“福音书”撕得粉碎,像扔掉那牡蛎壳一样扔向那无边无际的大海。
当我们回家后,那个公务员便迫不及待的与二姐结婚了。
几年过去了,父母为了避免于勒叔叔回来找我们,所以搬了家,除了我和父母,其他人都不知道于勒叔叔已经变成了一个一文不值的穷光蛋,因此姐姐和姐夫仍热切地盼望着于勒叔叔快点回来,每逢星期天,我们照例去栈桥上,父母的希望已经淡去,可姐姐、姐夫的期望却日益增加。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我们和平常一样来到栈桥,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栈桥上的人出奇的多,我们挤入人群,人群里有不少的阔太太与绅士,他们穿着华丽,头戴珍珠宝石制成的帽子,穿着耀眼的西装与礼服,我们在她们当中是显得多么的卑微和渺小,但母亲看到这些贵人立即眉开眼笑,带着虚伪而又灿烂的笑容忙拉着大女儿去和那些人攀谈,对那些贵人们卑躬屈膝。
过了一会儿,一艘白色的私人游艇从远方驶来,贵人们立马停止喧嚣,夹道欢迎这位艇上的贵宾。我们也站在其中,只见从游艇上下来一位身穿西服的人,后面跟着的几个保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个人。他穿着双锃亮的皮鞋,他缓缓地拿下帽子,阳光照在他那黑得发亮的头发,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忽然,耳边传来二姐的惊呼“他不会就是于勒吧!”“是的”一位太太说。“他就是美洲的首富,达尔汪斯·于勒。”“什么,他就是于勒?”母亲愣了一下,并用怀疑的口吻问道。
“哦,我的上帝,他真的是于勒,他真的是于勒!”母亲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着。
“天呐,他真的回来了。”二姐兴奋地说。
“哦,上帝。”母亲开始喊道“菲利普,这不是在做梦吧。”
于勒似乎听到了我们的声音,望向我们,母亲急忙挤开人群上前拥抱,并不停地夸奖他,于勒叔叔并没理她,而他注意到了我,说:“是你在船上给我10个铜板,我才有了生的希望,因此我才这么富裕的啊。”我无所谓地笑了笑,可是父母的神情却略显紧张,停顿片刻,母亲缓过来无辜地对于勒说:“我们那天在船上怎么没看到你,你…”还没等母亲说罢,于勒叔叔便说:“没关系,放心吧,我会把你们应得的钱如数还给你们的,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于勒叔叔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沉重。
过了几天,我收到了于勒叔叔寄来的信,信中写道:
我亲爱的若瑟夫,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也许已经不在了,我的病情已在晚期,无法再治愈,而我已经将财产全部捐给了慈善儿童机构,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什么都不重要,只有亲情才是一种真正的财富,我希望你的善良能够就这么永远的保持下去。
祝你幸福,快乐
于勒
【篇六:《我的叔叔于勒》续写1100字】
父亲回到家后,把“福音书”放了起来。不再拿出来读,也不再给别人看了。但为了不让姐夫起疑,父亲每个星期日还是会去海边的栈桥,只是少了那句永不变更的话罢了。
这样平静的日子过了三个月。一天下午,我正在昏昏欲睡之际,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父亲让我去开门,我极不情愿的开了门。只见二姐夫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信封,十分激动的样子。看着我说:“若瑟夫,父亲呢?”还没容我回答,他便推开我,急匆匆的向里面走去。我关上门,也跟了上去。
这时,父亲和母亲已经坐在客厅里了,姐夫走过去,把信交给父亲说:“这是一位船长交给我的,说是于勒叔叔写的信,您快打开看看吧!”父亲脸色稍稍一变,但很快平静下来说:“这是我弟弟写给我的信,我不想当着大家的面读。”又转过头来对母亲说:“克拉丽丝,你陪我去卧室。”说吧起身离去。他们走后,姐夫小声嘟哝了几句,好像是升职之类的,我没听清楚。他嘟哝完也走了。我也准备回自己的卧室。
经过我父母的卧室时,里面传出母亲的声音,“我就知道这个贼是不会有出息的,这下好了,又要回来吃我们的了,如果让咱们女婿知道了可怎么办哟!”我停下脚步站在门口停着,“克拉丽丝,先别慌,让我看看他什么时候回来。”房内传出父亲低沉的声音。
我想听清楚信的内容,便把耳朵贴在门上,但重心不稳,我整个人都趴在了门上。房内立刻传出父亲低吼的声音:“谁呀,进来。”我低着头走了进去。“你在这儿干什么?”父亲黑着脸说。“我、我……”“你是想看他的信吧。”母亲替我解围。“你来读吧。”母亲把信交给我说。
我大声读到“亲爱的菲利普,我很好”父亲朝我摆摆手,示意我小点声。我低下声去有读到“南美之旅也很好,我大概在30日下午到家。希望你一切都好,于勒。”“30日,不就是后天吗?”母亲在我读完立马惊讶的站了起来说的。我没做声,把信交给父亲便出去了。
晚饭父亲没有出来,倒是母亲出来了。她对大姐他们说:“你们叔叔这几天回来,你们先去朋友家住,他回来了,我会通知你们的。”
第二天大姐他们便走了。
30日终于到了。半晌,一个“乞丐”敲开了我家的门,母亲用鄙夷的眼光看了他一眼说:“若瑟夫,你拿块面包给他。”说完便和父亲出去了。我见他可怜便拿出仅有的10个铜子买了一些好一点的食物给了他,他吃完说了句“好孩子”便走了。
几天后,我家收到一封信,是于勒叔叔的,里面是一个钱袋。
不久,我家搬入了别墅,大姐找到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二姐夫升了职。
从此,再也没人提起于勒,好像没这个人一样。
【篇七:续《我的叔叔于勒》1200字】
我们回来的时候改乘圣玛洛船,以免再遇见他。
天空乌云密布,好像马上大雨就要来临。母亲一边清点着钱包里所剩不多的的钱币,一边愤恨的对父亲骂道:“都是你那流氓弟弟,害得我们还要改乘圣玛洛这艘贵的要命的船,你看看你看看,就这么点钱了,气死我了!”父亲跟着骂了几声,说道:“我们出去走走吧,就当是破财消灾吧,唉!”说罢便走到甲板上。
甲板上吹来阵阵冷风,父母亲不自觉的将身子往衣服里缩了缩。突然一个穿着一身黑西装戴红色领带的绅士似的人映入了我们的眼帘。再看看他那和蔼的脸,怎么与我那位可怜的卖牡蛎的叔叔的脸如此相似?回头看看父母亲,他们眼睛瞪得和灯泡那么大,嘴巴张成“o”字型,脸煞白煞白的,浑身不停地抖动着。仿佛见到鬼一般。
这时,那个长相酷似于勒的绅士向我们走来惊喜的说:“哥嫂,我是于勒啊,见到你们真是太高兴了!”
父亲带着颤音说:“你……你……你真是于勒?!”绅士笑了笑说:“哥哥不认得我了?我是于勒啊!货真价实的。”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母亲喃喃的说。
于勒叔叔拍了拍母亲的肩说道:“嫂子,我不仅是于勒,我还是有钱的于勒。”随后叔叔把他的经历告诉我们。
原来当年父亲收到第一封信时,叔叔确实赚了点钱,可是又败掉了。变得一无所有,叔叔害怕回到家父母亲会责怪他便写了第二封信。后来叔叔便开始卖牡蛎为生,到最后叔叔竟然凭着头脑与运气将牡蛎生意越弄越大,成了远近闻名的牡蛎王。
叔叔像是不经意间说道:“我有时也会亲自到船上卖牡蛎,前些天我还在一艘去哲尔赛岛的船上卖过牡蛎呢,你们有坐过那艘船吗?不知道认出我没呢。”说完笑了几声,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珠炯炯有神。父母亲的脸显得更白了。我正要回答叔叔的问题,突然父亲把我扯开,艰难的笑着回答:“我们没坐过那艘船,也没看见亲爱的弟弟你,要是看见了怎么会不叫你呢。”父亲干笑了几声。
突然,叔叔那和蔼的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悲凉的脸一阵凄苦的笑声。
“菲利普,你可真能装啊。在船上你明明就看见我了,看见那么落魄的我,你怕我回去拖累你们是不是?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
“你……怎么回事……?”父亲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
“怎么回事?好啊!我告诉你。我就是故意落魄的出现在你们面前,还让船长告诉你我是个穷鬼,想看看你们会怎么对我。结果呢?想尽一切办法远离我,难道在你们眼里毫无亲情可言吗?难道你们的世界里就只剩下金钱了?”叔叔咆哮道。
父母亲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叔叔将一个小皮箱递给父亲:“这里面是当初我占用你的那部分财产,现在还给你。还有以后每年我会寄教育费用给若瑟夫,他是个好孩子,其它的你们一个子儿都没想得到。”说完便摸了摸我的头转身离去。留下惊呆了的父母亲在原地。
叔叔的背影越变越小,冷风中带着一丝孤独,最终在拐角处消失不见。
雨珠噼噼啪啪的落下,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甲板。
【篇八:《我的叔叔于勒》续写1600字】
在船上的日子是十分美好的。
父亲有时会坐在靠窗的地方,聚精会神的看船上那些衣着华丽的富贵人和绅士富翁们,然后重复那句永不变更的话:
“唉!如果于勒竟在这只船上,那会叫人多么惊喜呀!”
窗外的海面波光粼粼,有船刚划过的痕迹,空气中游海潮湿的味道,有些许海鸥在海面上来回飞旋。
我们对于勒的出现抱着极大的希望。若他真的回来了,那我们家就可以摆脱这样拮据的生活了。
远处,有不少人在高雅地吃牡蛎。这时,父亲便请两个姐姐客,我心底为这样的不公平很是不服。
然而,在船上悠闲地喝茶的男士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身穿一件黑色宽幅呢子衣裳,高高的个子,站在四周几位绅士旁却显得那么突出,宽阔的肩膀,穿双雪亮的全帮鞋子,他那细绸子衬衫领上打着一个极阔极时髦的黑蝴蝶结,与他那一身纯黑的衣服配合的十分得体。他那一头金丝的头发被阳光照着,如同戴着一顶银光闪闪的便帽一般。两撇小胡子修剪的崭齐,当露出阳光般的微笑时,便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而挽着他的胳膊的一位女士穿着蝴蝶一般漂亮的衣服,裙摆膨胀的很大,从底下露出那镶着花边的衬裙。围着花边的领口拖着一弯雪白粉嫩的胸膛,绢丝的围巾随便的挂在臂膀上,洒金的扇子用细细的天鹅绒带儿吊在手腕上,金光灿灿的鬓发,垂挂在颈梗上,跟耳朵上的庞大的金耳坠子一起跳跃着。
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和姐姐们吃好牡蛎回来了/我跑过去,冲父亲指了指那个男士。父亲顺着我的手势看去,不由大吃一惊。然后情绪就激动了起来,手也有些颤抖。
他低声对我母亲说:“真奇怪,这个人怎么这么像于勒?”
母亲也凑过来仔细地看,然后话也说得有些结巴了。“天啊!多么像于勒啊!”
他们更凑近观察了会,然而,所有关于于勒的好都复活了过来,一想到于勒成了富翁,我们的那些计划就全部有了着落。
企盼的心情让他们感到那个男士应该就是于勒。于是,他们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了,就冒冒然地走上去相认。
天知道这竟然是真的。那个男士当得知我父亲的身份后,激动地说“哥哥,我是多么想你啊,终于见到你了。”
天暗下来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包括于勒叔叔围坐在一起。于勒叔叔兴致勃勃地和我们讲起了他的发财之路,而我们的思绪都以飘到了那幸福的未来,二姐和姐夫幸福地生活,父亲和母亲可以周游世界,我可以在别墅里圈一小块地出来,做春华秋实的果园,我们为这样的美好而陶醉了。
哲尔赛岛游玩后,我们都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家中。
于勒叔叔果真把我们的愿望都实现了。我们一家,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了一起。
我为自己有了一方小天地高兴的同时,也非常不满我父亲母亲在得到了于勒叔叔的大笔钱财后还虎视眈眈地计算他还有多少财产。而二姐和姐夫平静生活的背后依旧存在着危机,姐夫经常出去赌钱,为此二姐还多次发过脾气。
我经常看见于勒叔叔坐在阳台上,一个劲地叹息。我不知道,在拥有了成功和幸福后,于勒叔叔还有什么可以悲叹的。
有次。我走过去坐到他的身边,他摸了摸我的头,轻声地说“若瑟夫,将来你一定要仔细地选择,现在人情凉薄,就是在大家的热情赞美吧,也还是一起骂我的话中听了。你要记住,有些事情是可以避免的,可是有些事情是迫不得已,这个社会让我们承载了太多本不应承载的东西。你可要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呀。”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后来才知道,生命中有些事情在劫难逃。
几年后的某天,于勒叔叔突然一声不响地走了,任凭我们如何找寻都没有踪影。姐夫和二姐终于闹了起来,后来终究是离了婚。一场为了名利而来的婚姻随着金钱的败落而殆尽。父母亲为了女儿的室愁白了头,一下子老了不少。而父亲更是承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打击而病倒了。家产尽数变卖,来维持父亲躺在床上的几个月的生命。
当我最后一次站在我的春华秋实果园中时,心里百感交集,不由感叹:我们到底怎么了?
几个月后我去哲尔赛岛从商,坐的依旧是从前碰见于勒叔叔的那艘船,很巧的是,我的于勒叔叔依旧在靠海的位置喝茶,身边依旧坐着一位贵妇人,只是不是从前的那位。
再次相遇以没有了必要,于勒叔叔已经抱完了儿时的恩情,只是后来的我们不懂得珍惜。未来的日子,依旧需要我去闯荡。
无论夜空如何黑暗,总会有一颗北斗星守在原地,不改变方向。

(2)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在圣玛洛号上,父亲将“福音书”撕成了碎片,像扔那牡蛎壳一般抛进了一望无际的大海。坐在船上的人不多。为了躲避暴风雨,船提前出航。  父母亲坐在甲板的一个角落,阴冷的海风吹得母亲瑟瑟发抖,父亲布满血丝的眼睛凝重地望着深黑色的大海,仿佛要把所有的不幸埋葬在大海里。  天灰沉沉的,乌云在头顶上翻滚。  我静静地坐在甲板上,没有了天空灿烂的晴明,只有眼前令人窒息的漆黑;没有了来时船上悠扬的乐曲,只有圣玛洛号气轮机的轰鸣声。海风的凄厉,波涛的汹涌,将我的五腑六脏都掏空了。父母的卧房中,昏沉的灯光,时暗时亮,母亲压抑的啜泣声和父亲沉重的叹息声使本已阴郁的空气变得凝固了一般。  我们终于没有躲过暴风雨。一声惊雷炸响了,闪电如一把利剑刺穿了厚重的天幕,天空被无情的撕开了一角,露出了血红的肌体。大海在怒吼!船被巨浪高高地抛到半空,又狠狠的掷下。惊叫声、哭喊声、呼救声、呻吟声、祈祷声、呕吐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望着母亲痛苦得扭曲了的脸和父亲惊恐无措的神情,我吓呆了,瑟缩成一团。这时,一个黑影窜到我的眼前,——于勒叔叔?!我又惊又疑。只见他利索地将床单撕成宽大的布条,把父母亲扶到床上躺下,用布条将他们固定住,避免船体剧烈晃动时造成伤害。然后,将我紧紧地抱在怀里,我不再发抖,一丝暖意从心底慢慢升腾,逐渐扩散到全身……  风停了,雨住了,平静的大海如羔羊般温顺,柔波低吟着,仿佛在倾诉心声。我握着于勒叔叔那双粗糙的大手,默默地站在甲板上。父母亲在另一头嘀咕着什么,还时不时地往这边瞧瞧。过了一会儿,只见父亲犹犹豫豫地走过来,他满脸通红,低垂着眼,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我亲爱的弟弟,……多谢、多谢……  我们想请你回家、回家。”我看见叔叔那双浑浊而忧郁的眼睛里仿佛点燃了一团火,热烈而略有些潮湿,他的手在颤抖。他的嘴角动了动,但没有说什么。他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过了好一会儿,他平静地说:“谢谢哥哥,我很惭愧,没有带回钱来。在这船上,我可以干些杂役,养活自己,我过得很好。我知道你也不容易。”爸爸百感交集地一把抱住了叔叔。我抬头看看天空,湛蓝的天空如水晶般透明,恰如爸爸和叔叔的心。

(3)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_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他低声对我母亲说:“喂,那个富翁长得很像于勒!”
“真的吗?那就是我们亲爱的弟弟,于勒吗?噢!太棒了,我的天!”母亲两眼放光,欣喜地尖叫起来,“快,老夫子,叫上女儿,女婿,去向他们有钱的叔叔问好,噢,真是太好了!”母亲手拽了拽有些皱的长袍,整了整衣领,挽着父亲和我们来到一位先生的面前,此人衣装革领,噢,这就是我的叔叔吗?
“亲爱的于勒,是你吗?”母亲露出笑容。
“噢,是,哥哥,嫂子,见到你们真高兴呀!”
“那当然,你走了这么长时间,你知道我们是怎样的思念你吗?都是你那帚把星的哥哥,当初非要把你送到美洲,我就说嘛,有出息的人在哪都会出息的。哪再好也没有家好,亲爱的于勒,带着你的财产因家住吧,我们十二万分的欢迎你。”说着踩了一下父亲的脚,使了个眼色,父亲会意到,不住的说:“是……是……”。
“噢!那道不用,你们的钱我会还给你们的!”叔叔似乎对母亲这番热情过火的话已不耐烦了。
“啊呀呀,一家人,还谈什么钱不钱的,多伤和气!……不……不过,你也知道,你哥挣钱不多,老大又没对象,若瑟夫上学又需要花钱,所以……”
“我明白”于勒手一摆,说,“这个我明白,放心,钱我会很快给你们的。”
“噢!我就说嘛,算嫂子没白疼你。”母亲的笑容更加灿烂,父亲也跟着笑起来,姐姐、姐夫也都笑起来。
临走时,母亲不忘对于勒说:“有空常回家看看啊!我做你最喜欢的汤给你喝,别忘了啊!”然后拉着父亲笑盈盈地走了。

(4)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我们从哲尔赛岛回来后继续过着贫困地生活。母亲一直对我把最后的10个铜子给了我的叔叔耿耿于怀,以至于每次我犯了错误的时候她总要把这件事扯进来,好让我的罪过看起来是多么地不可原谅。后来我又犯了一项在他们看来不可能的错误,我将我们在船上碰到了我的叔叔的事情告诉了我二姐的丈夫。他现在每天晚上借口找工作去与另一个女人约会,那女人是我们当地一个富婆的女儿。因为这事我又被母亲批了一顿,母亲还骂二姐的丈夫是个老浑蛋。
一天晚上我父亲拿着一张报纸风风火火的跑回来。母亲看见我父亲拿着报纸于是便很不高兴,因为在她看来报纸这东西应该是那些闲得没事干的人去消磨时间的东西,而不是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家庭应该用的。母亲瞪着我父亲问:“你这报纸是哪来的?”“我趁老板不注意的时候从他办公桌上拿的。”父亲回答说“你先别管这个,来听听这条儿‘一名名叫于勒的法国人在美国继承了一笔多达六百万的遗产。’”
“于勒,哪个于勒?”母亲紧张地问道。
“报纸上说那家伙自称来自哈佛尔,所以他很可能就是我的弟弟。”
“阿,于勒,怎么是这个老流氓,他怎么会?”
“我听说,于勒所在的那艘船的所有者破产了,于是他就去了美国的费城,在那里给一个大公司的老板当跑腿的,那老板是个老头,我想他一定是个疯子,他居然说于勒是一个很有才的人,并且让他当了一艘船的船长。这老头死后还把一大半的遗产都给了于勒。”
“我早就看出来于勒是一个有出息的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已经买好了船票,我们明天就去费城,我都想死他们了,我真想马上就见到于勒。”
第二天我们早早地来到了码头,二姐的丈夫也在码头,看起来他已经知道了关于于勒的事情,他怪我们没有把出发的消息告诉他,并且向我们解释说这几天没回家确实是因为工作的原因……

(5)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我们回来的时候改乘圣玛洛船,以免再遇见他。
天空乌云密布,好像马上大雨就要来临。母亲一边清点着钱包里所剩不多的的钱币,一边愤恨的对父亲骂道:“都是你那流氓弟弟,害得我们还要改乘圣玛洛这艘贵的要命的船,你看看你看看,就这么点钱了,气死我了!”父亲跟着骂了几声,说道:“我们出去走走吧,就当是破财消灾吧,唉!”说罢便走到甲板上。
甲板上吹来阵阵冷风,父母亲不自觉的将身子往衣服里缩了缩。突然一个穿着一身黑西装戴红色领带的绅士似的人映入了我们的眼帘。再看看他那和蔼的脸,怎么与我那位可怜的卖牡蛎的叔叔的脸如此相似?回头看看父母亲,他们眼睛瞪得和灯泡那么大,嘴巴张成“o”字型,脸煞白煞白的,浑身不停地抖动着。仿佛见到鬼一般。
这时,那个长相酷似于勒的绅士向我们走来惊喜的说:“哥嫂,我是于勒啊,见到你们真是太高兴了!”
父亲带着颤音说:“你……你……你真是于勒?!”绅士笑了笑说:“哥哥不认得我了?我是于勒啊!货真价实的。”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母亲喃喃的说。
于勒叔叔拍了拍母亲的肩说道:“嫂子,我不仅是于勒,我还是有钱的于勒。”随后叔叔把他的经历告诉我们。
原来当年父亲收到第一封信时,叔叔确实赚了点钱,可是又败掉了。变得一无所有,叔叔害怕回到家父母亲会责怪他便写了第二封信。后来叔叔便开始卖牡蛎为生,到最后叔叔竟然凭着头脑与运气将牡蛎生意越弄越大,成了远近闻名的牡蛎王。
叔叔像是不经意间说道:“我有时也会亲自到船上卖牡蛎,前些天我还在一艘去哲尔赛岛的船上卖过牡蛎呢,你们有坐过那艘船吗?不知道认出我没呢。”说完笑了几声,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珠炯炯有神。父母亲的脸显得更白了。我正要回答叔叔的问题,突然父亲把我扯开,艰难的笑着回答:“我们没坐过那艘船,也没看见亲爱的弟弟你,要是看见了怎么会不叫你呢。”父亲干笑了几声。
突然,叔叔那和蔼的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悲凉的脸一阵凄苦的笑声。
“菲利普,你可真能装啊。在船上你明明就看见我了,看见那么落魄的我,你怕我回去拖累你们是不是?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
“你……怎么回事……?”父亲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
“怎么回事?好啊!我告诉你。我就是故意落魄的出现在你们面前,还让船长告诉你我是个穷鬼,想看看你们会怎么对我。结果呢?想尽一切办法远离我,难道在你们眼里毫无亲情可言吗?难道你们的世界里就只剩下金钱了?”叔叔咆哮道。
父母亲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叔叔将一个小皮箱递给父亲:“这里面是当初我占用你的那部分财产,现在还给你。还有以后每年我会寄教育费用给若瑟夫,他是个好孩子,其它的你们一个子儿都没想得到。”说完便摸了摸我的头转身离去。留下惊呆了的父母亲在原地。
叔叔的背影越变越小,冷风中带着一丝孤独,最终在拐角处消失不见。
雨珠噼噼啪啪的落下,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甲板。

(6)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我的叔叔于勒续写

正当两个女儿津津有味地吃着牡蛎时,父亲望见在甲板上站着一个穿着讲究,气派不凡的中年男子在欣赏大海的风景。不知是羡慕还是想奉承,父亲显然忘了自己的身份,竟走过去想他搭话。 就在父亲望见那人的脸的刹那间,几乎是惊呆了……父亲急切地上下端详着他上十遍,才吐出一句惊喜的话:“于勒弟弟,真的是……你……吗?”那人听到喊声,转过头来,看了父亲一眼,马出万分惊讶而又激动地说道:“是我,是我,哥哥!我真的是于勒啊!”站在远处生气的母亲,似乎也看到了这一幕,明白了这一切,飞也似地狂跑到于勒叔叔面前道:“于勒啊,你总算回来了。你知道吗,当初把你送走后,我们是感到多么自责、后悔啊!我们是多么希望你能平安回来与我们团聚在一块过日子啊……”“我知道,我也希望如此。但……”于勒叔叔闻言,十分欣喜,他神色迟疑了一下,脸色忽然悲伤起来:“我倒了大霉!”“什么事?”我的父母齐声而出。“我在南美做了笔大生意,结果全部落空,破产了,连这身衣服也是向船长讨的,他可是个好心人。所以……”“够了,”母亲像变了个人似的怒吼道,“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有什么出息,现在在外破产了还想来吃我们,你把我们拖累得还不够吗?你走,永远不要再回来!我一刻也不想再见到你。” 一旁的父亲沮丧的脸上露出了沮丧的神情,说:“弟弟,你已经使我无法摆脱贫困,现在我们真养不起你了,你还是自己谋 求生路去吧!” 于勒叔叔站在那里,突然放声大笑,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虚伪,全是虚伪,什么团聚在一起,什么平安过日子,全部是虚伪。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发大财了,现有几千万财产。我本想这次旅游完后和你们快乐地过后半生,想不到你们这样对我!本来打算分一半家产给你们,现在看来这是不必要了。看!那是我的宝贝女儿,我的全部家产将由她继承了。”于勒叔叔勒边说边指着一个身着华丽的姑娘,“至于我欠你的,我马上给你!”于勒叔叔从怀中掏出一沓钱,塞在父亲手中,然后唤了他女儿到了另一个角落里去了。等到了哲尔塞,他们乘了一艘驶向美洲的豪华客船走了。 父亲只是痴痴地望着他所坐的客船,直至消失在天边。母亲靠在父亲的身边,垂头丧气…… 在船上,我们散步的时候,看见一位富翁,他穿得很好,父亲想和他交朋友,说不定晚餐就他请了,当父亲靠近富翁的时候紧张的神色一下子放松了,他眉开眼笑的,向丰收的农民,只见父亲兴冲冲地向我们跑来,说:“这富翁很眼熟,怎么这么想与勒?”母亲露出惊讶的表情:“那富翁就是那流氓哦不就是那于勒弟弟?”母亲将信将疑地问着。错不了就是他,没想到他真的发达了。 父母急忙跑过去叫了一声于勒,只见那富翁四处张望,不用迟疑了,那就是我的叔叔于勒。富翁满脸惊讶,说:“请问你们两位是?你们认识我吗?” :“我是你哥哥菲利普,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父亲激动地回答道。富翁气愤地说:“我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哥哥在哪里了?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哥哥?最近冒充我哥哥的人有很多,都是为了我的百万家产而来的,我怎么知道你真的是我的哥哥呢?你有什么证据吗?”只见父亲无奈的摇了摇头,富翁的保安站了出来说:“再不走我可要打110了!”这时母亲随口说了一句:“我早就知道这个小赤佬是不会对我们好的!”正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富翁叫道:“请等等,你们肯定是我的亲人了,因为以前我的嫂子就是这么骂我的!”只见父亲冲上去抱住了于勒,两个人顿时泪流满面。只见于勒叔叔拿出一叠钱说:“这是你借我的钱,利息也全都在这里了,这可比存在银行里实惠的多了!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了。”就像我们当初赶走于勒一样,于勒也无情的把我们给轰走了。那时我们也富了一小会儿,但不久因为我们好吃懒做,不节省,钱又花光了,又回到了以前窘迫艰苦的生活了。

推荐访问:我的叔叔于勒续写200
扩展阅读文章
热门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