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hawenzhang.com--散文诗】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那树荫下的一潭,不是...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徐志摩的散文诗二十篇最新,仅供参考,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徐志摩的散文诗二十篇最新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一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二

  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

  自在,轻盈,你本不想停留

  在天的那方或地的那角,

  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

  你更不经意在卑微的地面

  有一流涧水,虽则你的明艳

  在过路时点染了他的空灵,

  使他惊醒,将你的倩影抱紧。

  他抱紧的是绵密的忧愁,

  因为美不能在风光中静止;

  他要,你已飞渡万重的山头,

  去更阔大的湖海投射影子!

  他在为你消瘦,那一流涧水,

  在无能的盼望,盼望你飞回!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三

  风吹过云就散了,影子淡了,

  夕阳靠着山倦了,天空暗了;

  一朵花开得厌了,春天怨了,

  鸟儿飞得不见了,清晨乱了。

  长长的发辫散了,青春,淡了,

  舞不停的脚倦了,眼神,暗了;

  两个人厌了,心里怨了,

  路的尽头不见了,步子乱了。

  是散了,淡了,是倦了,又暗了,

  是草儿绿过就算了,是季节变了;

  谁厌了,怨了,谁不见了,谁又乱了?

  谁许的诺言不算了,谁和谁的爱情变了?

  海枯石烂了,地球不转了,

  主角都换了,情话听惯了。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就倦了,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就厌了,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四

  我等候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 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五

  你我千万不可亵渎那一个字,

  别忘了在上帝跟前起的誓。

  我不仅要你最柔软的柔情,

  蕉衣似的永远裹着我的心;

  我要你的爱有纯钢似的强,

  在这流动的生里起造一座墙;

  任凭秋风吹尽满园的黄叶,

  任凭白蚁蛀烂千年的画壁;

  就使有一天霹雳震翻了宇宙,

  也震不翻你我“爱墙”内的自由!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六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

  “看,一只黄鹂!”

  有人说。翘着尾尖,

  它不作声,

  艳异照亮了浓密

  --- 像是春光,

  火焰,像是热情。

  等候它唱,

  我们静着望,怕惊了它。

  但它一展翅,

  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它飞了,不见了,

  没了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七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影,

  满天稠密的黑云与白云;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

  明月泻影在眠熟的波心。

  深深的黑夜,依依的塔影,

  团团的月彩,纤纤的波鳞

  假如你我荡一支无遮的小艇,

  假如你我创一个完全的梦境!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八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九

  火车擒住轨,在黑夜里奔:

  过山,过水,过陈死人的坟:

  过桥,听钢骨牛喘似的叫,

  过荒野,过门户破烂的庙;

  过池塘,群蛙在黑水里打鼓,

  过噤口的村庄,不见一粒火;

  过冰清的小站,上下没有客,

  月台袒露着肚子,象是罪恶。

  这时车的呻吟惊醒了天上

  三两个星,躲在云缝里张望;

  那是干什么的,他们在疑问,

  大凉夜不歇着,直闹又是哼,

  长虫似的一条,呼吸是火焰,

  一死儿往暗里闯,不顾危险,

  就凭那精窄的两道,算是轨,

  驮着这份重,梦一般的累坠。

  累坠!那些奇异的善良的人,

  放平了心安睡,把他们不论

  俊的村的命全盘交给了它,

  不论爬的是高山还是低洼,

  不问深林里有怪鸟在诅咒,

  天象的辉煌全对着毁灭走;

  只图眼着过得,裂大嘴打呼,

  明儿车一到,抢了皮包走路!

  这态度也不错!愁没有个底;

  你我在天空,那天也不休息,

  睁大了眼,什么事都看分明,

  但自己又何尝能支使运命?

  说什么光明,智慧永恒的美,

  彼此同是在一条线上受罪,

  就差你我的寿数比他们强,

  这玩艺反正是一片湖涂账。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十

  我仰望群山的苍老

  他们不说一句话

  阳光渺出我的渺

  小草在我的脚下

  我一人停在路隅

  倾听空谷的松籁

  青天里有白云盘踞

  转眼间忽又不在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十一

  阴沉,黑暗,毒蛇似的蜿蜒,

  生活逼成了一条甬道:

  一度陷入,你只可向前,

  手扪索着冷壁的粘潮,

  在妖魔的脏腑内挣扎,

  头顶不见一线的天光

  这魂魄,在恐怖的压迫下,

  除了消灭更有什么愿望?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十二

  (一)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着:

  当窗有一团不圆的光亮,

  风挟着灰土,在大街上

  小巷里奔跑:

  我要在枯秃的笔尖上袅出

  一种残破的残破的音调,

  为要抒写我的残破的思潮。

  (二)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着:

  生尖角的夜凉在窗缝里

  妒忌屋内残余的暖气,

  也不饶恕我的肢体:

  但我要用我半干的墨水描成

  一些残破的残破的花样,

  因为残破,残破是我的思想。

  (三)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着,

  左右是一些丑怪的鬼影:

  焦枯的落魄的树木

  在冰沉沉的河沿叫喊,

  比着绝望的姿势,

  正如我要在残破的意识里

  重兴起一个残破的天地。

  (四)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着,

  闭上眼回望到过去的云烟;

  啊,她还是一枝冷艳的白莲,

  斜靠着晓风,万种的玲珑;

  但我不是阳光,也不是露水,

  我有的只是些残破的呼吸,

  如同封锁在壁椽间的群鼠

  追逐着,追求着黑暗与虚无!

  寂寞人心

  我的世界太过安静,

  静得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心房的血液慢慢流回心室,

  如此这般的轮回。

  聪明的人,喜欢猜心,

  也许猜对了别人的心,却也失去了自己的。

  傻气的人,喜欢给心,

  也许会被人骗,却未必能得到别人的。

  你以为我刀枪不入,我以为你百毒不侵。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十三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十四

  我有一个恋爱──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它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万颗的明星!

  山涧边小草花的知心,

  高楼上小孩童的欢欣,

  旅行人的灯亮与南针──

  万万里外闪烁的精灵!

  我有一个破碎的魂灵,

  像一堆破碎的水晶,

  散布在荒野的枯草里──

  饱啜你一瞬瞬的殷勤。

  人生的冰激与柔情,

  我也曾尝味,我也曾容忍;

  有时阶砌下蟋蟀的秋吟,

  引起我心伤,逼迫我泪零。

  我袒露我的.坦白的胸襟,

  献爱与一天的明星:

  任凭人生是幻是真,

  地球存在或是消泯──

  太空中永远有不昧的明星!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十五

  这几天秋天来得格外的尖厉:

  我怕看我们的庭院,

  树叶伤鸟似的猛旋,

  中着了无形的利剑——

  没了,全没了:生命,颜色,美丽!

  就剩下西墙上的几道爬山虎:

  它那豹斑似的秋色,

  忍熬着风拳的打击,

  低低的喘一声乌邑——

  “我为你耐着!”它仿佛对我声诉。

  它为我耐着,那艳色的秋萝,

  但秋风不容情的追,

  追,(摧残是它的恩惠!)

  追尽了生命的余晖——

  这回墙上不见了勇敢的秋萝!

  今夜那青天的三星在天上

  倾听着秋后的空院,

  悄悄的,更不闻呜咽:

  落叶在泥土里安眠——

  只我在这深夜,啊,为谁凄惘?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十六

  看一回凝静的桥影

  数一数螺钿的波纹

  我倚暖了石栏的青苔

  青苔凉透了我地心坎

  月儿 你休学新娘羞

  把锦被掩盖你光艳首

  你昨宵也在此勾留

  可听她允许今夜来否

  听远村寺塔的钟声

  像梦里的轻涛吐复收

  省心海念潮的涨歇

  依稀漂泊踉跄的孤舟

  水粼粼 夜冥冥 思悠悠

  何处是我恋的多情友

  风飕飕 柳飘飘 榆钱斗斗

  令人长忆伤春地歌喉

  看一回凝静的桥影

  数一数螺钿的波纹

  我倚暖了石栏的青苔

  青苔凉透了我地心坎

  月儿 你休学新娘羞

  把锦被掩盖你光艳首

  你昨宵也在此勾留

  可听她允许今夜来否

  听远村寺塔的钟声

  像梦里的轻涛吐复收

  省心海念潮的涨歇

  依稀漂泊踉跄的孤舟

  水粼粼 夜冥冥 思悠悠

  何处是我恋的多情友

  风飕飕 柳飘飘 榆钱斗斗

  令人长忆伤春地歌喉

  听远村寺塔的钟声

  像梦里的轻涛吐复收

  省心海念潮的涨歇

  依稀漂泊踉跄的孤舟

  水粼粼 夜冥冥 思悠悠

  何处是我恋的多情友

  风飕飕 柳飘飘 榆钱斗斗

  令人长忆伤春地歌喉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十七

  在春风不再回来的那一年,

  在枯枝不再青条的那一天,

  那时间天空再没有光照,

  只黑蒙蒙的妖氛弥漫着

  太阳,月亮,星光死去了的空间;

  在一切标准推翻的那一天,

  在一切价值重估的那时间:

  暴露在最后审判的威灵中

  一切的虚伪与虚荣与虚空:

  赤裸裸的灵魂们匍匐在主的跟前;

  我爱,那时间你我再不必张皇,

  更不须声诉,辨冤,再不必隐藏,

  你我的心,象一朵雪白的并蒂莲,

  在爱的青梗上秀挺,欢欣,鲜妍,

  在主的跟前,爱是唯一的荣光。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十八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地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地,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融,消融,消融——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徐志摩的散文诗 篇十九

  昨天我瓶子里斜插着的桃花

  是朵朵媚笑在美人的腮边挂;

  今儿它们全低了头,全变了相:

  红的白的尸体倒悬在青条上

  窗外的风雨报告残春的运命,

  丧钟似的音响在黑夜里叮咛:

  “你那生命的瓶子里的鲜花

  也变了样:艳丽的尸体,谁给收殓?

  当我死去的时候

  亲爱的你别为我唱悲伤的歌

  我坟上不必安插蔷薇

  也无须浓荫的柏树

  让盖著我的青青的草

  淋著雨也沾著露珠

  假如你愿意请记著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在悠久的昏幕中遗忘

  阳光不升起也不消翳

  我也许,也许我还记得你 我也许把你忘记

  我再见不到地面的清荫

  觉不到雨露的甜蜜

  我再听不到夜莺的歌喉

  在黑夜里倾吐悲啼

  在悠久的昏暮中迷惘

  阳光不升起也不消翳

  我也许 也许我还记得你 我也许把你忘记

篇二十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本文来源:https://www.chawenzhang.com/shige/818544/